比起空场停摆和经济损失我们更应该关心防疫和生命健康

意甲豪门尤文图斯后卫鲁加尼和NBA爵士中锋戈贝尔先后确诊患上新冠肺炎,目前,尤文已启动法律要求的所有隔离程序,同时在普查和鲁加尼有过接触的人群,NBA则宣布暂停本赛季剩余比赛。

疫情肆虐下,空场、延期、取消、停摆…几乎成为了全球所有职业体育联盟都面临的重要难题。

11日晚,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宣布,新冠肺炎疫情已具有全球大流行特征,可以预见,未来还有更多的体育赛事会受到疫情波及。

在NBA宣布停赛前,意甲联赛已经宣布停摆,作为中国以外唯一一个新冠肺炎病例数过万的国家,意大利总理孔特9日在电视讲线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封城”措施,截止日期为4月3日,暂停包括意甲联赛在内的全国所有体育赛事。然而,随着鲁加尼的确诊,意甲联赛的复赛时间无疑又被大打问号。

与此同时,其余四大联赛和欧冠、欧联虽然暂时尚未宣布停摆,但处境同样不容乐观。

德国:德甲联盟明确表示联赛不会停摆,但疫情严重的北威州、巴伐利亚州已经宣布取消1000人以上大型活动,即将在本周进行的第26轮德甲联赛的九场比赛中,有八场比赛将空场举行;

英国:英国文化部长奥利弗·道登表示,现阶段,没有推迟或取消体育赛事的计划。但英超已经取消了赛前握手等措施,曼城对阵阿森纳的补赛改期举行。

欧冠和欧联:包括巴萨vs那不勒斯、拜仁vs切尔西在内的多场比赛空场举行;国米vs赫塔菲,塞维利亚vs罗马的欧联杯比赛将延期举行。

除此上述国家外,其他欧洲联赛也进行了针对性调整,瑞士方面宣布,瑞士超级联赛和瑞士挑战组联赛停摆至3月23日;葡萄牙政府宣布,一直到4月3日,所有观众人数在5000人以上的活动都暂停取行,足球比赛可以空场,现场不得有观众。

据英国媒体《每日镜报》的消息,最近在伦敦举行的关于文化、媒体和体育部门的会议(DCMS)上,英足总已经通知英超各队的老板,虽然疫情暂时未影响到比赛,但他们需要尽快制定空场比赛的紧急计划。

西班牙球员工会则发布声明,请求暂停各级别足球赛事,工会主席戴维·阿甘索更是宣称,如果政府拒绝,将进行罢工。此外,他们还与西班牙球员工会发表联合声明,呼吁足联暂停两国俱乐部之间的比赛。据悉,欧足联方面也在协商讨论欧冠、欧联淘汰赛停摆的可能性。

德国方面,德国媒体报道称,本周一来自德甲和德乙36支球队的代表进行了讨论,商量这个赛季如何进行下去,如果疫情没有好转,本赛季的德甲联赛很可能提前结束,不会产生冠军,也不会有球队降级。此前,德国的冰球联赛已经决定,这个赛季将不会决出最后的冠军。鉴于昨日德乙联赛汉诺威球员许伯斯已经确诊患上新冠肺炎,德甲联盟恐怕也会加速出台具体方案。

不断出现的延期比赛,是对欧洲赛场整体赛程的巨大考验。欧洲足球赛事发达,除了国内联赛、杯赛、还有欧战以及国家队比赛,每年的具体赛程的出炉都需要各方不断协调、打磨。日常比赛的延期调整都会让各方焦头烂额,更遑论如此大规模的赛程变动了。更令人头疼的是,今年又赶上了欧洲杯,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也是包括欧足联和各足协、俱乐部在内,更愿意选择空场进行的重要原因,比起延期,空场至少能保证赛程的稳步推进,维持赛历的正常运转。

空场的影响显而易见,本轮欧冠,瓦伦西亚主场迎战亚特兰大空场进行,在欧冠主题曲结束后,往日里的山呼海啸不再,面对空荡荡的梅斯塔利亚球场,球员们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竞技体育的双向互动属性极强,运动员的表现可以带动球迷情绪,球迷的反应又反向促进运动员的精神状态,竞技体育中常常会提到“主场优势”一词,主场作战,在球迷狂热支持的气氛下,运动员往往能有出色的发挥。

此前,意乙球队佩斯卡拉在客场对阵贝内文托的比赛中戴着口罩进场,但由于不符合比赛规则,在裁判的要求下他们才不得不摘掉口罩比赛

更为直接的促动是经济利益,据意大利财经媒体Calcioe Finanza评估,意甲预计损失2860万欧元的比赛日收入,其中损失最大的是卫冕冠军尤文,预计损失达到1230万欧元。

尤文最新发布的2019-20赛季上半赛季财务报表显示,俱乐部上半赛季亏损5030万欧元,营业收入比上赛季同期减少790万欧元。这也是此前意大利国家德比,他们拒绝退票的重要原因,如今受疫情影响,尤文股价大跌,损失更一步加剧。

比赛日收入一直是俱乐部收入的重要构成,其中门票收入又占据比赛日收入的大头,上赛季,尤文总收入达到6.215亿欧元,其中门票收入6600万欧元,占比超过10%。同赛季,国际米兰总收入为4.17亿欧元,其中门票收入为5100万欧元,占据占总收入的12.2%。值得一提的是,以上两家俱乐部上赛季总体都处于亏损状态。

空场对已经陷入亏损的俱乐部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对于一些盈利的俱乐部来说,同样打击沉重。

以两支英超豪门俱乐部为例,利物浦上一个财年的收入约合6.1562亿欧元,盈利4851万欧元,如果扣除高达9500万欧元的门票收入,红军就会陷入亏损状态。同一财年,曼联的总收入约为7.246亿欧元,盈利为5778万欧元,红魔的门票收入更高,达到1.21亿欧元,扣除门票收入,同样会处于亏损状态。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俱乐部空场比赛都会亏损,2018年有报道称,一半英超球队空场比赛可以盈利,但这要得益于英超联赛高昂的电视转播分成,其余四大联赛,这方面只能望其项背。

空场比赛,对一些大型俱乐部来说,尚能勉强度日,但对于大部分中小球队无疑是致命打击。数据统计,德乙联赛的门票收入在总体中的占比高达17%,地区联赛俱乐部门票收入占比更高,而这几乎所有中小俱乐部的通病。

仍旧以利物浦为例,上一个财年,红军的媒体收入增长4100万英镑,达到2.61亿英镑;商业收入增长3400万英镑,达到1.88亿英镑;比赛日收入仅增长350万英镑,达到8400万英镑。无论从增长额,还是体量来看,比赛日收入似乎都是最容易被牺牲的那个。

对于大型俱乐部而言,空场比赛更像是一次弃车保军的断臂求生。根据数据统计,德甲2019年各队的收入中,平均有14.1%都来自门票收入,电视转播权收入占到32.7%,广告为22.9%,转会收入为16.9%。

两权相害取其轻,相比较比赛取消造成的赞助收入和转播收入的减少,空场造成的损失是最小的,更容易被接受。

鉴于目前疫情越来越严重,似乎连空场都渐渐成为奢望。有专家建议采用战时体制,直接锁死联赛,以现在的排名作为最终排名,但这显然有违联赛公平原则,对于受争冠、欧战资格、升降级影响较大的球队来说,自然无法接受。也有建议认为干脆产生冠军,这对于像利物浦这样有机会创造历史的球队来说,同样不公平。无论是延期、取消或是采取赛会制异地举办,都各有各的痛点,造成的连锁反应处理起来都相当困难。

但眼下,最先应该被考虑的,已经不再是商业损失、比赛观赏性,而是球员和球迷的生命安全。

健康比钱重要,我们都得醒醒。不要跟我说什么‘我们在保护之下,在空场进行比赛就不会有发生事情’这些话,我希望暂停联赛,健康比一切都重要。

虽然,法甲已经宣布空场进行,但南特俱乐部主席基塔仍旧炮轰法国职业足球联盟,认为联盟方面丝毫不重视球员健康,法甲应该延期至两到三周后进行。

在NBA宣布暂停本赛季比赛后,英格兰传奇球员莱因克尔则表示,足球可能也要踏上这条路了,“只要有一个球员感染新冠病毒,就会暂停赛季比赛,别无选择”。

如今,意甲停摆,巴洛特利的愿望算是实现了,但仍有很多联赛仍在进行空场比赛的尝试。

法国职业足球联盟CEO奎洛和主席主席德·拉图尔都坚称,空场比赛是目前情况下的最优选择,空场比赛带来的损失最小。

所有人都希望能找到问题的最佳解决路径,但现实逼压下,人们需要在商业和生命前做一个选择。

虽然空场比赛,但瓦伦西亚对阵亚特兰大比赛,仍有大批球迷在场外集结,为球队加油助威。又有报道称,尽管皇马做客曼城的欧冠比赛也有可能空场进行,但仍有2000名皇马球迷会随队出征。

身为偶像的球员此时更应该以身作则,被网友戏称“以一己之力关停NBA”的戈贝尔,在采访结束后竟然用手摸了面前的每个话筒和录音设备,然后笑着离开。如是漠视疫情的行为,被美国记者怒批为“这是NBA历史上最愚蠢的时刻。”

发稿前,根据《世界体育报》的最新消息,欧洲足球俱乐部协会(ECA)于当地时间昨日召开了视频会议,倡议为确保各国联赛及欧战能顺利结束,应推迟本届欧洲杯。

意甲停摆前最后一战,萨索洛前锋卡普托破门后举着标语牌,对准镜头,上面写着:好好待在家里,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空场、延期、取消、停摆…在生命和健康面前,都显得微不足道,足球从未高于生死,与其如履薄冰,颤颤惊惊,不如待到春暖花开时,再一起回到绿茵场。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