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天才因嫉妒化身魔鬼持枪连杀六人死后遗言:都是父母的错

1991年11月1日下午3:30左右,中国留学生卢刚在美国爱荷华大学校园内,手持疯狂杀害6名师生,其中包括他的博导和朝夕相处的同学。

枪声很快吸引了当地警方的注意,第一时间火速赶往现场。然而,就在他们刚刚到达校园内,只听最后一声枪响,杀人犯卢刚吞枪自尽。

那么,如此天之骄子为何会突然疯狂杀害自己的老师和同学?这背后究竟有何隐情?

卢刚出生在北京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家中一共三个孩子。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父母给了他所有的疼爱,两个姐姐对这个唯一的弟弟也是十分爱护。

父亲在一家小诊所当医生,母亲在一家汽车厂工作,父母的薪资不算太高,在北京这样的城市,养活三个孩子还是有些吃力的。加上两个姐姐资质平庸,因此父母将重心放在了家中唯一的男孩身上,卢刚从小虽没有锦衣玉食,大富大贵,可也算得上“要星星给星星,要月亮摘月亮”。

在这样溺爱的家庭中成长,卢刚自幼就带着些许恃宠而骄的轻狂。但他也并没有辜负家人的期望,从小学习成绩优异,在班上的成绩一直都是名列前茅。

父母在卢刚身上寄予厚望,作为一个普通的家庭,孩子的成绩就成了唯一值得炫耀的资本。在亲戚朋友面前,卢刚的成绩为父母脸上添了许多光彩,一大家子也将卢刚当做天才看待,妥妥地“别人家的孩子”。

在这样近乎“捧杀”的环境中成长的卢刚,心理逐渐扭曲。他认为自己就是天之骄子,不允许任何比他强的人出现。

卢刚的父母在外人面前无尽的赞美,回到家后,却像是换了一副面孔。他们多加干涉卢刚的学习,频频向他施加压力,向他灌输“你如果不加倍努力,就会落后”“如果你成绩变差了,我们在亲戚面前会抬不起头”……各种过激的话语充斥着卢刚的学生时代。

少年的他以为父母说的都是对的,对父母的话言听计从。夜夜苦读到凌晨,甚至半夜睡觉做梦都在考试。他的小学到高中的班主任都反映:卢刚是一个勤奋且聪明的好学生。

天才少年的烦恼我们不懂,但是,如此大的思想负担,压在一个少年的肩头,如何能承受?

父母不但给他施加学习压力,还多次对他的学习横加干涉。他不喜欢物理,父母却认为学物理有前途,将来找工作比较容易,且他从小就在物理方面颇有天赋,就逼他改掉大学志愿。他也没有反抗,听取了父母的意见。

1981年6月,在父母的殷切期望下,卢刚顺利以第一名的成绩考进了北京大学物理系。同年9月,父母和两个姐姐亲自将他送进北大校园,从此开始了他的北大求学之路。

在所有人眼中,考上了北大就意味着人生已经开挂了,从这里出来的学生,前途必定一片光明。

而卢刚也确实配得上这“天之骄子”的称号。1984年,由诺贝尔奖获得者李政道举办的中美联合培养研究生计划(CUSPEA计划)在北大招募优秀人才,当时的卢刚正在读大三,在导师的强烈推荐下,他参加了这次选拔。

卢刚的表现果然不负众人的期待,以优异的成绩再次证明了自己的物理天赋,并成功入选当年北大物理系公派留学生名单。

有人可能会说公派留学没什么了不起的,北大对外交流多,能公派留学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这个CUSPEA计划,在1979-1989年10年期间,在中国各大校园只招募了915名顶尖人才,而卢刚就是其中一位。

能够选进这个计划是所有国内学习物理的学子毕生追求。著名物理学家钱三强、王竹溪、谈镐生、赵凯华都亲自参与了这个项目。可以说从这个计划走出来的,个个都是国之栋梁。

看到这里,许多人一定忍不住惊叹,这简直就是学霸中的学霸,用“学神”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在北大这个人才济济的校园里,卢刚还能被选中,并能一直保持出类拔萃的表现,照这样发展下去,一定可以成为世界著名的物理学家。

满怀对未来的期待,卢刚来到了美国爱荷华大学。这里是许多世界顶级科学家的摇篮,能够来这里求学,卢刚感到十分自豪。他也下定决心要更加努力地学习,为自己争一个好前程。

虽然是公费留学,可生活费还是要自费。几年求学生涯已经花了父母所有积蓄,两个姐姐也一直在资助他。为了给家人减轻负担,他一边上学,一边担任物理助教赚取工资,因成绩优异还经常获得奖学金。

6年的读博时间,他的天分逐渐显现,导师都对他青睐有加。他自己也更加努力,一度泡在图书馆里三天三夜不吃不喝。

他的胜负欲极强,事事都要争第一,为了学术上的问题,经常和同门师兄弟唇枪舌战。可物理就是一个没有绝对的学科,各大院校甚至将物理细分了多个门派,导师也经常劝他不必太过较真,秉持严谨的态度即可。

他的天分,其实早就耗尽了。只是他自己还不知道,只是一味地努力努力再努力,就是不见太大的成效。

这个人就是他的同班同学,比他小两岁的山林华。山林华来自浙江一个农村,家境自是不如卢刚这个地地道道的北京人。作为同样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又同在一个班级里,学习同样的学科知识,在众人眼里,二人本应成为最好的朋友。

山林华自小有着和卢刚一样的“学神”经历,从小就不是凡物。16岁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1986年被派往美国德克萨斯A&M大学公费留学,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少年”。

这样的两个天才在异国他乡就这么机缘巧合的相遇了,山林华因课题研究转到了爱荷华大学,和卢刚同班。导师戈尔兹教授十分看好这个刚转来的学生,因为山林华研究的课题总是能与他不谋而合。

这引起了卢刚的强烈不满,一度认为自己在导师面前“失宠”了。作为物理系助教,卢刚一直都是戈尔兹教授面前的大红人,在山林华出现之前,导师也曾对他偏爱有加。

当他发现导师和山林华越走越近之后,他多次在课堂上出风头,以吸引导师的注意,甚至在毕业论文的选题上,选择了一个十分艰涩难懂的课题。戈尔兹看了之后表示希望他换一个自己力所能及的课题,如果他坚持选择,那自己也爱莫能助。

卢刚胜负心极强,一旦选定,十头牛也拉不回来,就这样,他不顾导师劝告选择了这个冷门的课题。

和卢刚截然不同,山林华学术态度谦逊,对待导师彬彬有礼,经常选择一些戈尔兹感兴趣的课题和他探讨,再以导师的名义发表学术论文,帮助导师获得了不少的项目资金。

据二人的同学好友回忆,卢刚此人斤斤计较,出去玩不愿意和大家一起平摊经费,加上他平时一贯狂妄,经常出口伤人,在同学里人缘不好;除此之外,他还经常和不三不四的女人一起过夜,光是他们看到的都不下10个,私生活可谓极其混乱。

山林华则是与他截然不同。谈起山林华,不少同学都很喜欢这个谦虚的小伙子。出自农村,一路走到大城市上学,甚至走出国门,一路的艰辛只有他自己知道,也正是这样的经历,让他变得处事圆滑,善于体察对方的态度,可谓是情商很高,和他相处总能让人很舒服。他的妻子也是烧得一手好菜,他经常请同学们到家中聚会,这更是给他加分不少。

卢刚看着身边的同学朋友甚至导师,都倒向了这个比他晚来一年半的农村来的土包子,心中对他十分不满,但也只停留在不满,并未真正动杀心。

这天,他信心满满。尽管选择了一个偏冷门的课题,但他事先做足了准备,对于2500美金的奖学金,他势在必得。

不料,原定的一位答辩导师临时有事,换成了系主任尼克森。原本这个系主任是出了名的好说话,换成他也没什么。但卢刚之前因为毕业推荐信的事和他闹过一些不愉快。他担心此次尼克森以权谋私,故意为难他。

好在答辩过程还算顺利,尽管戈尔兹临时将时间由30分钟缩短至10分钟,但卢刚还是以自己深厚的研究经验流利的向导师展示了自己成果。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卢刚此次一定会拔得头筹的时候,系主任尼克森果然找上了他的麻烦。

他要求卢刚换一种方式验证他的成果,如果结论不一致,他就拿不到博士学位证。卢刚顿时就恼了,直接对着导师大声理论,而尼克森和戈尔兹也早就对这个骄傲又自负的学生不满了,当即判定他态度不好,直接取消了他获得奖学金的资格。

对此他本来也就忍了,因为他的态度问题是事实,当着众人的面也是不好再狡辩。可令他更加气愤的是,山林华没有按规定时间上交论文,不但拿到了2500美元的奖学金,还获得了博士后学位,而自己辛辛苦苦研究按时按点完成却遭到导师的针对!

不仅如此,在戈尔兹的介绍下,山林华顺利留校担任教授,月薪3000美元;自己平日里也没少帮助导师,戈尔兹却连一封工作介绍信都不愿给他写。

曾经的骄傲少年面对这样的打击,他根本无法接受。一时间,他产生了杀人的念头。

在美国呆了6年,形形的人卢刚都见识过了,他还曾谈过几个红灯区的女朋友,从她们口中得知,只要申请到持枪许可证,就可以合法持枪。

顺利毕业后,他就开始策划这场疯狂的杀人行动。它显示在爱荷华地方长官办公室申请到了持枪许可,后又花200美元在爱德华的一家售卖商店买了一只金牛星手枪,也就是他的作案工具。

1991年11月1日下午三点半,一切准备就绪,他带着心中的怒火,冲向爱荷华大学凡艾伦物理系大楼。

5分钟后,戈尔咨教授刚一走进教室,就被他一枪击倒,他上前查看发现教授还在挣扎,遂向他后脑勺开了一枪,这下戈尔兹彻底不再动弹。

史密斯助教听到枪声赶来,也没能幸免,被他两枪放倒在地。下一个就是他真正的目标——山林华。这个让他脸面扫地的小子,此刻还在实验室做着研究,他不由得心生怒火,对着山林华的脑门和胸膛就是两枪,山林华瞬间没了呼吸。

连杀三人后,他又冲向了那个在毕业答辩上给他难堪的系主任尼克森办公室,一枪毙命。紧接着他又冲向生物系大楼,但这次他没找到他要杀的目标,据知情者称,这个目标应该是一名女性,因为他曾冲进女厕所寻找。

第五个目标没找到,他很快跑到了行政大楼副校长办公室,又是两声枪响,副校长安妮应声倒地。助理想要报警,被他一枪击中,好在没有伤到要害,但也沦为终生残疾。

连杀6人后,为了逃避警方的制裁,他选择了饮弹自尽,以这种极端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卢刚在死之前曾和家中二姐进行了最后的通信,他在信中表示对父母逼迫他学习物理专业表示不满,抱怨父母没有能力送他出国学习自己喜欢的专业,称自己走到这一步很大一部分原因在父母。

许多中国式父母大多如此,他们把自己认为好的东西强加在子女身上,总是端着一副高高在上的家长姿态,从不肯弯下腰和孩子深入地交流。以至于很多孩子面临人生的困境时,不敢告诉父母,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父母自私又无能,明明帮不上什么忙,却总会满口指责孩子不够努力,凡是要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日积月累之下,这种压抑的情绪不断堆积,却找不到发泄口,就会酿成悲剧。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