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美第二大人造钻石商申请破产保护这对身价420亿的河南80后难了!

根据券商中国报道,全美第二大人造钻石生产商WD Lab Grown Diamonds近期突然宣布申请破产保护。这意味着,这家巨头成为了钻石“泡沫”破裂的牺牲品之一。WD表示,其总负债规模为4400万美元,总资产约为300万美元,估计债权人数量在100人至199人之间。

出身底层,一路携手,最终逆天改命赚得420亿身价,成为河南最有钱的80后夫妻。张国涛和卢依雯曾是无数人艳羡的对象。

2022年3月,国际钻石交易所钻石价格指数达到158的历史峰值,随后便一路下跌,到目前只有110左右,跌去了约3成,并创下近5年来新低。

过去一年,有证书的钻石价格下跌了35%-40%,其中50分到3克拉的钻石受冲击最严重,同期销量也下降了30%-35%。

戴比尔斯是全球钻石产业的垄断寡头,其主流产品为2-4克拉的婚戒原钻,巅峰时,这类钻石曾经卖出过每克拉2400美元的价格,但到去年6月,价格已经降至每克拉1400美元。今年7月,价格已跌至每克拉850美元左右。

最新数据显示,8月,戴比尔斯今年的第7个销售周期,公司仅售出3.7亿美元的天然钻石,同比下滑42%,环比下降10%,已连续第四个月销售业绩下滑。

作为DR钻戒母公司,迪阿股份过去的小日子相当不错,毛利率长期维持在70%左右,远超老凤祥、周大福等同行(毛利率均在10%以内)。

2021年,迪阿股份在创业板上市,随后开始新一轮扩张。据财报数据,公司门店数量从2021年底的461家增长到2022年底的680多家,一年就新增220家。

今年上半年,迪阿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2.42亿元,同比减少40.45%,归母净利润仅为0.53亿元,同比大跌90.77%。这其中还有1亿多的投资收益,如果剔除这部分理财收益,迪阿股份上半年的扣非净利润是-4936万元。

上市首日,迪阿股份的股价一度涨至177.0元/股(前复权),但现在却只剩下不到35元/股,两年时间已较历史高点跌去80%。

一同被带走的,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奋斗佳线年,张国涛出生在河南开封,1987年,卢依雯出生在河南许昌,二人均来自普通工薪家庭。

2007年,年仅20岁的卢依雯独自来到广东深圳打拼,在那里认识了比她大两岁的张国涛。身在异乡,又身为同乡,让两个在大城市奋斗的底层年轻人倍感亲切。很快,他们便走到了一起。

2010年,张国涛和卢依雯决定辞职创业,他们成立深圳茵赛特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试图作管理咨询与营销策划。由于竞争太过强烈,这家公司并没能做起来。

张国涛和卢依雯把第二次创业锁定为珠宝生意,取名“戴瑞珠宝”(迪阿股份前身),刚开始主要是代理其他公司的珠宝产品,然后顺带进行特殊定制。随着业务越来越熟练,二人不再满足于没什么赚头的代理业务,在卢依雯的主导下,戴瑞珠宝推出了“DR”钻戒定制品牌。

从代理商转变为品牌商,早期做营销的经历给了他们极大帮助。DR品牌能火,很大程度上就得益于高超的宣传和推广手段。

一句“男士一生只能订购一枚,用一生爱一人”的口号直击内心,把年轻人对爱情的憧憬拿捏的死死的。在定制购买DR钻戒时,男士必须签署“真爱协议”,绑定自己与受赠人的身份信息,并且承诺将来无论任何原因,都不能再送第二人,且不能删除购买记录。

“亚洲飞人”苏炳添、“跳水皇后”吴敏霞、乒乓球名将许昕、奥运“五冠王”邹凯等超10对体育名将夫妇,吴京与妻子谢楠、戚薇和李承铉、钢琴家郎朗和吉娜等众多影视明星,均先后为DR品牌站台。

2022年,迪阿股份销售费用一度达到14.22亿元,占公司当期总营收的38.6%。

凭借这种花里胡哨、高举高打的打法,迪阿股份在短时间内快速成长。2013年,公司在线下市场开设第一家门店,到2018年末,门店数量已达到250家。2018年-2021年,公司营收从15亿增长到46亿,三年的时间翻了两倍。

迪阿股份属于典型的夫妻店,上市前,张国涛和卢依雯通过直接或间接方式控制公司超98%的股权。也因此,随着迪阿股份登陆创业板,夫妻二人身价瞬间暴涨。

据《2022胡润全球白手起家U40富豪榜》,张国涛、卢依雯夫妇曾以420亿身家位列中国白手起家富豪榜第二位,仅次于张一鸣。

从小镇青年到最有钱的河南80后,再到如今深陷泥潭,张国涛、卢依雯恐怕从来没想到自己的人生会如此这般跌宕起伏。

1880年,英国殖民者塞西尔罗得斯创办了德比尔斯矿业公司,随后在南非疯狂囤积钻石矿场。到20世纪初期,戴比尔斯已直接或间接控制了全球90%的钻石矿产,拥有绝对的产业主导权。

1929年大萧条期间,钻石需求大幅下滑,本应顺势而为降价销售,但戴比尔斯二代掌门人恩斯特却反其道而行之,通过减少产量来维持钻石价格。仅用三年时间,世界钻石年产量便从2200万克拉骤降到1.4万克拉。

保住价格,熬过危机,戴比尔斯开始疯狂给年轻人洗脑,把钻戒和爱情绑定在一起销售,然后通过自身垄断能力强行控制钻石产量,让一个本身并不稀缺的产品显得无比珍贵。

只要全社会都相信值钱,原本不值钱的东西也就变得值钱了,过去近百年时间,全世界其实都沉浸在这样一个梦境之中。

2019年,中国科学院成功突破“⼈造钻⽯”培育技术,在河南商丘柘城县成功试点推⼴,潘多拉魔盒就此打开。

和天然钻⽯相⽐,这里的⼈造钻⽯在外观、工艺、品质上均不落下风,而价格只有天然钻石的20%。一时间,人造钻石产业在中原大地遍地开花,到今天,全球95%的人造金刚石由中国制造,而全国80%的产量来自河南。

在郑州、许昌、南阳、商丘等地,已形成集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完整产业链,并先后崛起了力量钻石、

、*ST金刚、惠丰钻石、国机精工等一批上市公司。由于价格便宜,人造钻石直接抢了天然钻石的饭碗,2021年,人造钻石的市场份额还只有个位数,但到今年7月,这一数据已逼近50%,取代天然钻石指日可待。

越便宜越能得到市场青睐,越能得到市场青睐也就会进一步越做越便宜,由此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过去大家爱买钻石,是因为全社会达成了钻石珍贵这个共识,而之所以能达成这个共识,是因为上游长期控量,强行制造稀缺。现在机器一开就能随便造,钻石铺天盖地烂大街,价格破,信仰跟着破,故事也就讲不下去了,毕竟年轻人不可能认为自己的爱情就值十元八块。

过去两年,人造钻石厂商通过挤压天然钻石一度赚的盆满钵满,但自己搬起的这块石头终究还是砸到了自己脚上。最新财报显示,

、黄河旋风、力量钻石等上市公司上半年业绩均大幅下滑。不出意外,整个钻石产业的可能就在眼前。

迪阿股份业绩说明上,张国涛坦言这是创业以来最大挑战,宏观环境的变化让所有人始料未及。从给出的拯救措施上来看,张国涛、卢依雯夫妇依然寄希望通过调整门店的方式提升经营水平。

本文涉及有关上市公司的内容,为作者依据上市公司根据其法定义务公开披露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临时公告、定期报告和官方互动平台等)作出的个人分析与判断;文中的信息或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商业建议,市值观察不对因采纳本文而产生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通过云掌财经手机版访问:全美第二大人造钻石商申请破产保护,这对身价420亿的河南80后,难了!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