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格瓦拉被杀害前:行刑人喝酒壮胆仍被他的气势震慑无法开枪

1967年10月9日,古巴革命主要领导人切·格拉瓦在玻利维亚被捕,当地政府军收到上级指示,派人将他押送到拉伊格拉小镇的一间教室,并秘密处决了他。

切·格拉瓦生前被西方世界称为“红色罗宾汉”、“堂吉诃德”。他被捕后,美国中情局与玻利维亚政府交涉,打算将此人招降。玻利维亚政府担心泄露消息,命人悄悄处决了切·格拉瓦,对外界隐瞒遗体去向。

直到47年后,也即2014年,《每日邮报》才首次公开了切·格拉瓦遗体照片,他衣服凌乱,腰部以下有9个弹孔,直到最后一刻都没有阖上双眼。

1928年6月,切·格拉瓦出生于南美洲阿根廷罗萨里奥一个富裕家庭。青少年时代,切·格拉瓦活泼好动,思维敏捷而活跃,对所有未知的新鲜事物都抱有强烈的好奇心。

切·格拉瓦的家族在当地小有名气,父母双方都来自西班牙大家族,祖上曾做过拉普拉塔河-巴拉那河地区的总督和西班牙驻秘鲁最后一任总督,历史渊源深厚。

切·格拉瓦受家风影响,热爱历史与哲学,有强烈的浪漫主义倾向。1950年,22岁的切·格拉瓦骑着摩托车,游历了阿根廷北部12个省,这次旅行使他充分感受到了旅途的魅力,沿途所见所闻也大大开拓了切·格拉瓦的眼界。

一年后,切·格拉瓦选择休学,与同伴阿尔贝托·格拉纳多医生一起,骑摩托车游历南美洲。

在那里,切·格拉瓦为秀美壮丽的自然风光所震撼,也为当地人受苦受难却仍然顽强拼搏的精神触动。在骑行中,切·格拉瓦常常在野外露宿,与农民交谈,了解他们的生活状况。随着沟通越多,交流越深,切·格拉瓦的思想也渐渐发生了变化。

“现在我明白了,我的命运就是旅行,或者更恰当地说,旅行就是我们的命运,因为阿尔维托也有同样的感觉。这一切既好像命中注定,又好像事实就是如此。”

到达圣巴勃罗的麻风村后,切·格拉瓦的摩托车因“饱经风霜”被再次送进修车行,当地得知有两名阿根廷“麻风病专家”游历南美洲,便特意将这则消息刊登到报纸上。

切·格拉瓦十分热心地留在村里,帮助当地医生收容、照顾麻风病人,受到病人真心爱戴。在临走之前,当地人还为切·格拉瓦举行了24岁生日会。身有残疾的麻风病人们表演了笛子、吉他、萨克斯、手风琴等乐器,切·格拉瓦深受感动,意识到“秘鲁的风景再美也比不过此刻人的心灵美”。

这次旅行使切·格拉瓦看到了黑人与白人、殖民者与被殖民者、种族歧视与贫穷落后等种种因素之间的联系,他在日记中第一次写到,二十世纪是一个“奇怪的二十世纪”。

1952年8月,切·格拉瓦两人完成拉丁美洲之行,返回阿根廷家中,开始捡起大学学业。

此时欧洲政治局势日益紧张,冷战氛围将全世界划分为两大社会意识形态阵营。切·格拉瓦对这种斗争毫无兴趣,他以所学的医学知识成功诱发从小就有的哮喘症,避开了阿根廷的强制兵役。1953年6月,切·格拉瓦从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毕业,成为一名医生。

毕业后的切·格拉瓦对当年的骑行游历经历仍然魂牵梦萦,当年7月,他再次出发,经玻利维亚、厄瓜多尔,最终在危地马拉长期客居,从事医生工作。

这段时间,切·格拉瓦经常深入贫民窟,为穷人治病,目睹了许多贫病交加、因无钱治疗而死去的底层民众。在不断尝试解决这些问题的同时,切·格拉瓦也在思考:有没有一种道路,能够帮助所有人摆脱这种艰难生活?

1954年,危地马拉发生政变,依靠美国扶持的独裁者阿马斯颠覆阿本斯政权,在全国通缉,切·格拉瓦因参与当地的进步活动也被CIA列入黑名单,他不得不逃亡墨西哥,并由此结识了后来的古巴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兄弟。

卡斯特罗兄弟出身富裕家庭,17岁就联合家里雇工反对资本家父亲,步入政坛后,菲德尔曾尝试通过选举改变国家现状。然而独裁者上台解散了议会,卡斯特罗兄弟由此认识到,必须通过革命才能真正改变现实。

在遇到切·格拉瓦后,三人一见如故,切·格拉瓦对卡斯特罗兄弟信奉的马列主义感到好奇,他在这两人的引导下,开始积极向靠近。

当时古巴统治者是巴蒂斯塔,他在任期间大肆屠杀进步人士,遭到古巴群众反对。1955年,已经成为社会主义信仰者的切·格拉瓦加入了“七·二六”革命组织,与卡斯特罗兄弟并肩作战。

经过三年的游击战火淬炼,1959年,古巴获得胜利,菲德尔·卡斯特罗成为最高领导人,切·格拉瓦因军功累累,升任古巴工业部部长、卡瓦尼亚堡军事监狱检察长、国家银行行长、国防部长,开始崭新的“旅途”。

然而从事战后经济建设与国家对外交往并不是切·格拉瓦所长,在担任这些职务期间,他与卡斯特罗产生了严重分歧。

古巴政权对美国造成了潜在的政治威胁,肯尼迪上任后,对如何处理自家“南美洲后花园”大伤脑筋。

卡斯特罗作为古巴最高领导人,作风踏实稳重,讲究实用主义,1959年他出访美国,尝试在不建立外交关系的情况下与美国交好,然而这份心思很快就被CIA打乱。

1960年,对古巴政权始终耿耿于怀的CIA向肯尼迪总统提交一份行动策划,利用流亡美国的古巴反革命人士发动政变,逼迫卡斯特罗下台,史称猪湾事件。

猪湾事件以卡斯特罗的胜利而告终,美国单方面对古巴进行经济封锁。切·格拉瓦作为卡斯特罗最坚定的支持者,在战后主张学习苏联模式恢复经济,并实现古巴工业化。

在切·格拉瓦的推动下,古巴向苏联一方靠齐,依靠苏联经济援助渡过难关。随后,苏联为震慑美国、达到威胁目的,于1962年尝试在古巴部署中程导弹,最终被美国提前发觉,双方反复较量后,苏联同意撤走所有在建导弹项目。

导弹危机使奉行浪漫主义的切·格拉瓦与讲究实用的卡斯特罗之间分歧加重,切·格拉瓦不同意对美国妥协,也耻于和苏联为伍。

加上建国后两人在经济发展和政敌处理上有不同见解,1964年12月底,切·格拉瓦完成出访中国等任务后,于次年4月秘密离开古巴,接受非洲统一组织的邀请,投身刚果民主解放事业。

切·格拉瓦带领一支由古巴人组成的革命队伍来到刚果后,很快发现当地革命形势与古巴完全不同,游击战的战术战略完全无法在这里展开,当地人民对外来者有诸多不信任感,根据地无法扩大,人员得不到补充休整。

在残酷的斗争中,切·格拉瓦率领的游击队伤亡不断扩大,人员越来越少,处境十分艰难。切·格拉瓦自己也在战斗中多次负伤,一度想送走同伴,自己留在非洲断后。

在众人强烈要求下,切·格拉瓦不得不答应一同转移。此后,他带领队伍先后辗转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布拉格,经东德秘密回到古巴,筹备玻利维亚的革命事宜。

1966年,切·格拉瓦率领游击队进入玻利维亚,支援那里的事业。他利用自己在古巴解放战争中积累的游击战经验和理论,训练并培养了一批由当地人组成的队伍,在各个山区游走作战,成为玻利维亚政府心头大患。

当时玻利维亚的总统是勒内·巴里恩托斯,他由美国中情局一手扶持上台,对怀恨在心,从中情局那里获知切·格拉瓦的下落后,巴里恩托斯立即派兵前往山区围剿游击队。

1967年10月,已经39岁的切·格拉瓦在玻利维亚遭遇政府军疯狂围剿,部队伤亡严重。为了寻找合适的后方根据地,摆脱敌人追捕,切·格拉瓦带领游击小队辗转到了拉伊格拉小镇附近。

此时游击队员人数不足20,战士情绪低落,前方哨兵由于高度紧张出现幻觉,错把当地农民当成敌军,引起一阵慌乱。

切·格拉瓦宽慰众人,计划在10月7日发起突围,率领所剩无几的17人转战其他地区。

10月8日,切·格拉瓦带领队员向政府军防守薄弱的地方转移,但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几天前队伍中有人叛变,投靠了政府军,将切·格拉瓦与游击队的具置告知对方。

游击队在行军过程中遭遇政府军伏击,17人的队伍被彻底打散,切·格拉瓦在战斗中双腿负伤,行动不便,子弹打光后被政府军逮捕。

而美国中情局(即CIA)得知消息,派人与玻利维亚政府交涉,要求招降切·格拉瓦。中情局认为,以切·格拉瓦在全世界的影响力,一旦投降,将对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造成严重打击。

玻利维亚政府面对中情局的要求,谎称切·格拉瓦已在战斗中被士兵击毙,随后在10月9日下达密令,要求坚决枪决此人。

四五个奉命执行枪决的下士对切·格拉瓦心存怯意,不敢靠近关押其本人的土坯房。

几人互相推卸责任,决定抽签选出行刑人,最后马里奥·特兰抽到了最短的一支签,不得不硬着头皮去执行上级命令。

马里奥·特兰对切·格拉瓦在拉丁美洲和非洲的游击战争早有耳闻,为了顺利行刑,他给自己灌了大半瓶酒,壮着胆子打开了房门。

而看出行刑人怯懦的切·格拉瓦毫无惧色,慢慢站立起身,目光变得锐利如刀,质问马里奥·特兰:害怕了吗?开枪吧!

得知马里奥·特兰不敢动手,气急败坏地上司阿约罗亚和塞利奇将他痛斥一顿,命令他立刻枪毙切·格拉瓦。

这一次,马里奥·特兰对准切·格拉瓦腰部以下打了一梭子,其中一枪正中动脉血管,鲜血喷涌而出。

受玻利维亚政府指令,马里奥·特兰避开头部和胸部等要害,延长了切·格拉瓦的死亡时间。

这位曾经骑摩托车游历拉丁美洲、与菲德尔·卡斯特罗联手打赢古巴解放战争、调解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与美国针锋相对的伟大国际战士就此死去。

由于切·格拉瓦是国际知名的战士,玻利维亚担心消息泄露,政府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国际舆论压力,因此派士兵枪杀了这位“红色罗宾汉”。为了确认他的真实身份,玻利维亚政府还命人砍下了遗体的双手送到鉴定中心。

切·格拉瓦去世后,玻利维亚人雷希纳尔多·乌斯塔里·阿尔塞作为政府军随行军医,获准进入那间土坯房目睹了他的遗体,并拍照记录现场。

然而按照当时政府命令,这些照片不能被公之于众。阿尔塞此后也受到玻利维亚政府迫害,因揭露切·格拉瓦死亡的真相而流亡海外。

行刑人马里奥·特兰被政府保护起来,在圣克鲁斯·德拉西埃拉军营安家落户,成为一家小酒吧的老板。

切·格拉瓦去世30后,卡斯特罗派人找到并迎回他的遗体。1997年10月14日,切·格拉瓦的遗体被转送到他生前曾战斗过的圣克拉拉,数十万群众自发前往送灵,一时鲜花满街。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