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说医学史97:精神病人的救星、军中护士长——迪克斯

多罗西娅•林德•迪克斯(Dorothea Lynde Dix,1802—1887)是第一批投身于社会改革和人道事业的美国妇女,她是一名教师,一位军中护士长,美国精神健康运动的早期倡导者。她对精神病人怀有深厚的情感,竭尽全力维护他们的利益,呼吁对他们实行仁慈的医疗。正是在她的努力下,美国各州精神病人的医疗状况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人们对精神病人的看法也有了很大的改变。南北战争(American Civil War,1861-1865)期间,她被北方联邦军任命为军队护士的负责人(The Superintendent of Army Nurses),作为一名军中护士长,她率领护士照护冲突双方受伤的士兵,使血腥的战场也弥漫出人道主义的气息。

1802年4月4日,迪克斯出生于美国缅因州的汉普顿(Hampden,Maine)。不幸的是她有一个性格粗暴的父亲,不但经常醉酒,还多次离家出走。她的母亲则有神经衰弱,最后患上了抑郁症。她是家里三个孩子中的老大,从小就帮助母亲管理家庭、照顾家人。12岁时,她离开汉普顿前往马萨诸塞州首府波士顿(Boston,Massachusetts)的奶奶家里。奶奶的生活比较富裕,而且非常喜欢她,经常给她买她喜欢的书籍,养成了她爱学习的好习惯,并培养了她对教育的兴趣。

从小与众不同的生活经历,令迪克斯变得坚强而充满信念。1816年,14岁的她就在马萨诸塞州伍斯特(Worcester, Massachusetts)的一所少女学校里当了一名老师。她自己设计了课程,还特别强调生活的责任。

1821年,迪克斯决定自己开办学校。在一些富裕家庭的帮助下,她在波士顿创立了一所女子学校。然而,她不幸患上了肺结核,令她的身体变得非常虚弱,严重影响了她对学校的教学与管理,工作变得越来越力不从心。1836年,由于持续的健康问题,她不得不关闭了自己的学校。

中止教育事业后,迪克斯前往英国拜访了一些社会改革家和慈善家,并在那里生活了两年。当她于1838年拖着病弱的身体回到波士顿时,惊讶地发现她居然继承了一笔足够养活自己一生的钱。然而,她的加尔文主义信仰告诉她不能因为衣食无忧而无所事事。因此,当一位牧师于1841年请她在马萨诸塞州东剑桥(East Cambridge,Massachusetts)的一所监狱里教育女囚犯时,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令迪克斯无比震惊的是,她第一次看到监狱的条件如此恶劣,精神病人也在这里被当作罪犯关在狭窄、冰冷、没有卫生设施的牢房里,遭受着不人道的待遇。他们赤身裸体,被用铁链锁住,狱卒们随时可以残暴地虐待他们。

为了更加深入地了解精神病人的生存状况,迪克斯专门走访了其他一些监狱,发现那里精神病人的状况同样恶劣。她将自己的亲眼所见记录下来,在社会上宣讲她所发现的对精神病人的和虐待,期待能够得到公众的支持,并唤醒立法人员的良知,让那些饱受精神病折磨的人们可以获得人道的照护。

1843年,迪克斯向马萨诸塞州议会递交了请愿书,表达了自己对生活状况如此恶劣的精神病人的同情,以及对政府无动于衷的愤慨。她说:“先生们,我是无助的、被遗忘的、精神错乱的男女们的关注者,他们遭受着不人道的待遇,被赤身裸体地关在笼子和围栏里,被用屈辱的铁链锁住,被棍棒殴打,在暴风骤雨般的咒骂和残忍的殴打之下惊恐万状,陷于最残暴的侵犯之中……马萨诸塞州的人们啊,赶快拯救这些被遗弃的、无助的人们吧……”

迪克斯反复呼吁,并一次次在立法者面前作证,终于使马萨诸塞州的立法机构通过了一项有利于精神病人的倡议法案:扩展伍斯特精神病疗养院,改善精神病人的现状。从那时起,迪克斯开始在美国的许多州里进行游说,向人们讲述精神病人恶劣的生活状况,劝说各州立法机构能够通过改善精神病人现状的法案。

迪克斯倡议美国联邦政府为保护精神病人的利益立法,她得到了国会的支持,法案在参众两院都获得了通过。但是,法案被时任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皮尔斯(Franklin Pierce,1804-1869)否决了,他认为社会福利事务是州政府的责任,而不是联邦政府的责任。

面对总统的否决,迪克斯虽然无比伤心,但也无可奈何。然而,她没有停下前行的脚步,继续拖着虚弱的身体,为争取精神病人的利益而奋斗了约40年。在她的努力下,美国15个州建起了州立精神病疗养院,旧式的精神病疗养院也得到了改进与提高,精神病人的待遇有了较大的改善,人们对精神病人的看法也有了很大的改观。她还促使加拿大设立了一些精神病疗养院,并为改善整个欧洲大陆精神病疗养院的条件而做了大量的工作。

南北战争爆发后,数千名经过训练的北方联邦军护士被派往战区。迪克斯在战争开始一周后便自愿服役,于1861年4月抵达华盛顿,很快就被北方联邦军任命为军队护士的负责人,组织和装备联邦陆军医院,管理各种医用物资,领导战争所需的大量护理人员。

作为军中护士长,迪克斯为随军护士建立了护理标准。她拒绝年轻貌美的女性,规定入选护士的年龄必须超过35岁,上限为50岁,身体健康,不能长得太漂亮。她的这个标准过于苛刻,因此受到了一些人的批评。

在战斗的前线,迪克斯带领北方联邦军的随军护士,冒着生命危险照顾冲突双方的士兵,令双方的伤员都能得到及时的救护。当南方联盟总司令罗伯特·爱德华·李(Robert Edward Lee,1807-1870)从葛底斯堡(Gettysburg)撤退的时候,留下了约5,000名南方邦联军伤员。迪克斯带领的北方联邦军护士赶到后,立即对这些伤员进行了医疗救护。

迪克斯手下一位名叫朱莉亚·威尔洛克(Julia S. Wheelock)护士写下了这么一段话:“当时很多伤员都是南方邦联军的叛乱分子,不过我们依然为他们提供医疗服务,毕竟我们的敌人也是有生之灵,他们也需要医疗救治,。”

由于迪克斯个性太强,又不太善于管理,经常与军队官员发生冲突,树立了一群对立面。虽然护士们很尊重她 ,但却并不特别喜欢她,她们常常倾向于“避开”她。1863年秋天,面对种种责难,迪克斯辞去了军中护士长的职务。

南北战争结束后,迪克斯作为一名社会改革者和精神健康运动的倡导者,继续密切关注精神病人的状况,为改善他们的生活而努力工作。她把精神病人视作自己的家人,时常去看望他们,和他们待在一起。她一生致力于改善社会的生活状况,获得了诸多成就,使她在社会上备受尊敬。

1881年,迪克斯住进了为纪念她而设在特伦顿(Trenton)的新泽西州立医院(New Jersey Hospital),州政府为她准备了一个房间,让她以贵宾身份长期住在这里。六年后,当迪克斯自知来日不多时,她写下了这样一句话:“改革如同一只庞大而难以驯服的巨兽,它耗尽了我的生命。”

1887年7月17日,迪克斯在特伦顿的新泽西州立医院里去世,享年85岁,她的遗体被安葬在剑桥的奥本山(Mount Auburn)陵园。

作者:王平,南京医科大学医学史研究中心客座教授,中华医学集邮研究会副会长。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