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庆皇帝遇刺案小小家奴潜入宫廷禁地行刺失败惨遭凌迟

保护皇帝的侍卫有一百多人,顺势一拥而上。刺客哪是对手,虽然砍伤一名侍卫,还划破定亲王绵恩的袍袖,也只能束手就擒。

这是清朝历史上第一次发生行刺皇帝的事件,假若嘉庆跑慢两步,恐怕就要命丧当场,此案性质极其恶劣。

如此大案自然少不了一查到底,嘉庆帝令军机大臣会同刑部严加审问,务必要查个水落石出,看看幕后的黑手到底是谁。

刺客骨头颇硬,大刑伺候了个遍,熬到第三天才终于开口,供出自己名叫陈德,今年47岁,是老北京人,在青州长大成家。31岁时投到嫁在北京的堂姐处,给介绍了个侍卫家做佣人的工作。随后陈德又当过内务府包衣的跟班、厨役等营生。

近几年,陈德流年不利,前年死了老婆;去年堂姐病故;八十多的岳母又瘫痪在床;上个月喝醉酒被东家解雇,衰到了极点。

陈德背运到住的地方都没有了,郁闷之下,在二月初十搬到了老朋友黄五福家借住,谁知刚搬过去一天,黄五福就说家里要来亲戚,要把他们一家赶走。

陈德觉得活不下去了,却也不甘心自杀,要死也要死得惊天动地,加上他以前做过一个身披蟒袍的美梦,因此决心行刺皇帝,干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主审官员按照口供,确认了陈德的身份,他所供述的自身情况也基本无误。官员们还是将信将疑,陈德只是个小小家奴,如何能持刀潜入神武门,宫廷禁地,戒备森严,难道就没有一个人发现?即使能潜入,他又如何能得知嘉庆哪天出宫、几时回宫、走哪条路线,预先埋伏在必经之路?

嘉庆当然更不信,这不是哄三岁小孩嘛。随随便便一个家奴想要行刺皇帝,就能轻易实施还差点得手,那这大清皇帝的工作也太高危了,其中定有隐情!

会审官员们又是一番大手脚,把陈德的两个儿子、行刺前与他有过来往的亲友全部拘捕,严刑拷打。连近十几年来雇佣过陈德的几个家主也都传来仔细问话,试图找出些蛛丝马迹。

但这些人的回答异口同声,陈德是个安分守己的人,最大爱好是喝点酒耍个酒疯,其他没见他有什么反常。

反复刑讯四天四夜后,官员也疲了,实在问不出任何线索,只得下结论陈德行刺是个人行为,与他人无关,原因只是穷疯了想找死。至于如何能接近皇帝,归因于此前在内务府包衣手下当过差。

嘉庆动用了最有力的国家机器,本想查出个惊天大案,谁知审来审去还是这么个结果,也像泄了气的皮球。只得传旨将陈德凌迟处死,两个儿子也一并处以绞刑。

毕竟,遭人行刺这样的大案,嘉庆也是比较慌的。处死陈德父子后,他以失察之罪处理了当天负责神武门安保工作的17位官员,这些人或降级、或革职、或充军,肃亲王永锡也因为有连带责任而被交予宗人府议处。

嘉庆又下令加强大内、圆明园、热河、木兰围场等禁地的防卫,增设守卫,派大臣负责,一时间深宫内外一片紧张,人人都有一副惶惶不可终日的感觉。

但嘉庆实在是个倒霉皇帝,两年后,还是二月二十日这天,神武门外又闯来一个中年男子,拖着大铁枪就要硬闯,杀伤几名护军后被当场击毙,事后查明此人名叫刘士兴,其余就一概不知了。

嘉庆朝的闯宫事件还不止于此,还包括嘉庆九年十一月的和尚了友闯宫案、嘉庆十六年十二月初十的梁上君子案。一而再再而三地,让嘉庆很是上火。

从多次的闯宫事件上,也能看出嘉庆时期清朝已处于衰退中,侍卫们懒散大意、官员们因循疲玩,即使嘉庆三令五申也无济于事。

嘉庆算不上昏君,可他相对平庸的资质,已不足以中兴大清,没有能力和勇气加以改革,有心整治,却左右碰壁,他说:

当今大弊,在因循怠玩四字,朕虽再三告诫,舌敝唇焦,奈诸臣未能领会,悠忽为政。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