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教父彼得·蒂尔:从0到1打造商业王国的7条法则

提到硅谷,我们立刻想到众多引领科技变革的伟大创业者:特斯拉的创始人马斯克、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亦或是今年大红大紫的 OpenAI 首席执行官山姆·阿尔特曼。但很少有人知道,这些大佬的背后都有一个人的影子:彼得·蒂尔。

在硅谷,有一个名为“蒂尔江湖”的圈子。他们都是一群高度认同彼得·蒂尔的商业理念的创业者,扎克伯格、阿尔特曼都在其中。随着这些人逐渐在硅谷建立起一个一个顶尖科技企业,蒂尔的影响力变得越来越强大,可以说他已经成为整个硅谷游戏规则的制定者。

除了在商业和投资领域获得的巨大成功之外,彼得·蒂尔的生活绯闻也在持续不断地占据新闻头条:因为担心世界毁灭而在新西兰修建地堡、为了追求长生不老而换血……出格的行为也给他更加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

从不得志的公司律师到互联网亿万富翁的人生蜕变,这位神秘大佬是怎么实现的?《逆势者:彼得·蒂尔传》为我们揭开了彼得·蒂尔的神秘一生。

有一个笑话说,如果你发现路上所有的车都在违规逆行,那大概是你自己开反了。而彼得·蒂尔就像这样一辆车,他不仅一往无前、无所畏惧地逆向而行,还让路上所有其他的车困惑和怀疑是不是自己开反了方向。

离经叛道是人们对于彼得·蒂尔最显著的印象之一。这不仅是因为他的生活八卦,更因为蒂尔是一个大胆进取、敢于冒险的投资者。他总是把宝押在最疯狂的技术和最大胆的创始人身上,不论是创业、投资还是管理,他始终是一位既有秩序的挑战者。

在列夫琴刚刚发明Fieldlink(Paypal的前身)时,此项技术根本无人问津。因为它的应用场景其实窄得离谱——这是一个基于PalmPilot而生成的技术,而当时只有超级书呆子才用 PalmPilot。

然而才和列夫琴聊了不到 24 小时,蒂尔就同意为之投入 25 万美元。这是一次疯狂的快速下注,把宝押在一位完全没有经验的创始人身上,而蒂尔后来也因此而出名。

公司成立后,蒂尔迅速找到了这项技术的新用途,将之应用到了网络支付的领域,并且最终收获了Paypal的惊人成功。

蒂尔投资脸书的行为也同样大胆。在被蒂尔投资之前,扎克伯格正因为给女同学打分的FaceMash 网站而遭到。这个网站会随机向用户展示两张哈佛大学一年级女生的大头照,一般为18 岁和 19 岁,然后让用户为谁更性感投票。

但蒂尔却对此毫不在意,他更关注脸书未来的巨大潜力:它将形成对社交媒体的垄断,并利用这种垄断地位碾压竞争对手,向广告商收取越来越高的费用。而当它占据社交媒体的绝对话语权时,也必然对纸媒时代的广告模式构成真正的颠覆。

蒂尔是第一个认可扎克伯格的权威人士,也因此获得了扎克伯格的追随。他们的关系一直非常密切,扎克伯格不仅仅把蒂尔看做自己的赞助人,更是将他看做自己的导师。

PayPal在初期就能实现迅速增长,离不开彼得·蒂尔的激进策略。它给每位新用户 10 美元,若成功介绍了新用户则每介绍一位用户再给 10 美元,甚至允许用户立即提现。

这么做成本很高,PayPal 每增加一个新用户平均要支出 20 美元。然而效果却十分显著:仅仅两个月的时间,paypal的用户从仅仅几千人上升到 10 万,又在 3 个月后达 100 万。即使在硅谷,这也是前所未有的增长速度。早期员工们纷纷讲述,每当走进公司,看到一夜之间新增成千上万的用户,内心便感到敬畏和恐惧。

现在,硅谷企业家已经非常熟悉这种手段:求增长的黑客行为。这种追求极致扩张的做法自有其商业原理。互联网让新产品如“病毒式传播”,故而单独一家公司往往就可以主导某个特定领域。一旦你所有的朋友都拥有 PayPal 账户,那么再尝试竞品就毫无意义了。这一点适用于互联网上的一切,包括社交网络、外卖、网约车等。这意味着想要成功的科技企业家都必须尽可能快速地、无情地成长。

如今,使用不可持续的或道德上存疑的手段来启动一家初创公司已被广泛接受,甚至在某些科技圈子里还备受推崇。这种手段被普遍认为就是起始于蒂尔在PayPal 开发的“增长黑客”。

可以说,是彼得·蒂尔改变了硅谷科技企业的游戏规则:创办公司不再是为了帮助人们挖掘其真正的潜力,而是要蔑视规则,进而改变规则,并让自己在改变规则的过程中借助新秩序发达致富。

当年PayPal的高管,被称为“Paypal黑帮”的创业者们:马斯克做出了特斯拉、霍夫曼创办了领英,而彼得·蒂尔通过投资和布道,凝聚起了名为“蒂尔江湖”创业圈子。他们逐渐成为硅谷的科技公司的中坚力量,也通过蒂尔式颠覆在商业世界带来了无数成功的案例。

扎克伯格的脸书和优步的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都是其中的典型、他们找到了现有秩序中的薄弱环节,想方法用更好的方式来取代,无论是广告(脸书)还是打车(优步),或是住宿(爱彼迎)和(办公室)WeWork。优步无人驾驶部门的员工到处分发上面豪横地写着“安全第三”的贴纸。在某种程度上,这些都是 PayPal文化的延伸。

蒂尔突破规则的创业精神,也随之影响了整个硅谷。企业家们普遍认可了这个原则:与其请求许可不如请求原谅。因此,很多人认为:“PayPal 的黑帮哲学成为整整一代科技公司的创立原则。”

可以说,彼得·蒂尔是硅谷最有传奇色彩、也最有争议的大佬。但无可争议的是,他的商业哲学,不仅仅给自己创造了巨额的财富,更是让硅谷诞生了无数科技创业神话,在硅谷具有无与伦比的影响力。

他是如何成功的?这并不是秘密。《从0到1》凝结了彼得·蒂尔为世界创造价值的核心商业哲学。

互联网的企业的成功往往是一个从零到1创造市场的过程,从一个用户的需求入手,抓住一个前所未有的想法,一个全新商业模式就能够颠覆现有秩序。

如果你想创造并获得持久的价值,必须建立一个独具特色的企业。独特性是企业跳出竞争困境最有效的方式。

如果处于完全竞争之下,利润就会消失。想象一下,如果你正在山景城经营一家餐厅,而你的餐厅与数十个竞争者相比并没有什么特色,你就不得不费尽心力将餐厅维持下去。如果你给消费者提供价格实惠的食物,自己获利很少,你就只能给员工发所有成功的企业都是不同的最低工资,而且你不得不减少不必要的开销,甚至降低工作效率:这就是在小饭馆常见到老奶奶在前台招呼,小孩儿在后台洗碗的原因。

谷歌那样的垄断企业则与众不同。因为不用担心和别的企业竞争,它有更大的自主权去关心自己的员工、产品和在更广阔世界里的影响力。谷歌的座右铭—“不作恶”,在某种程度上是品牌策略,同时也显示了成功企业的特性—即使严守道德,也不会影响公司的发展。

在完全竞争中,企业着眼于短期利益,不可能对未来进行长期规划。要想将企业从每日的生存竞赛中解脱出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获取垄断利润。

企业成功的原因各有不同:每个垄断企业都是靠解决一个独一无二的问题获得垄断地位的;而企业失败的原因却相同—它们都无法逃脱竞争。

规避竞争会帮助你打造垄断企业,但只有经受住未来考验的企业才是成功的企业。

比较一下《》和推特公司的价值,这两家公司都雇用着几千名员工,都给数百万人提供了解时事的渠道。但是 2013 年,推特刚一上市,市值就达到40 亿美元,是《》市值的 12 倍还多。这之前,2012 年,《》刚赚了 1.33 亿美元,而推特处于亏损状态。那么,怎么解释推特公司的高溢价呢?

答案是现金流。一个企业成功与否要看它在未来生成现金流的能力。投资者认为推特在之后的 10 年中可以获得垄断利润,而报纸的垄断时代却会结束。

科技公司通常是开始几年亏损。因为创造有价值的东西需要时间,所以收益延迟。一家科技公司的大部分价值都会在未来至少 10~15 年得到体现。

领英是另一个典型例子。2014 年初,领英的市值达到 245 亿美——而当时领英 2012 年收入还不到 10 亿美元、净收益只有 2160 万美元。这个估值只有考虑到领英预测的未来现金流才有意义。

一家公司要想有价值,不但必须成长,还必须能持续发展,但是许多企业家只看到短期发展。他们有自己的理由:增长很好量化,但是没人知道一家公司能持续多久。热衷于短期增长,却忽视更深层长期利润的的问题,而这些问题会威胁你公司的持久性。

专利技术是一家公司最实质性的优势,它使你的产品很难或不能被别的公司复制。

一般而言,专利技术在某些方面必须比它最相近的替代品好上 10 倍才能拥有真正的垄断优势。最明确的方法就是创造全新的事物。如果你在一个领域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有价值的事物,理论上,公司价值就会无限增长

网络效应使一项产品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使用变得更加有用。例如,如果你所有的朋友都用脸书,那你注册脸书账号就有意义;而如果你只是单方面用一个与众不同的网络社交工具,那就显得奇怪了。

垄断企业越大越强:开发一项产品的固定成本需要更高的销量来分摊。软件开发就享有非常大的规模经济效应,因为产品不需要重复的投入,边际成本趋近于零。

一个好的初创企业在刚开始设计时就应该考虑到之后的大规模发展潜能。推特现在已经拥有了 2.5 亿用户,它不需要为了得到更多用户再添加定制的特性,其内在的运行机制可以让它持续增长。

一家公司最显而易见的垄断是对自己品牌的垄断,因此打造一个强势品牌是形成垄断的有力方式。当今最强势的科技品牌是苹果:像 iPhone 手机和 MacBook 笔记本电脑那样的产品,具有吸引人的外观、一流的用料、时尚的简约设计、精心控制的用户体验、无所不在的广告、优质产品该有的价格和乔布斯的个人魅力,这些都使苹果打造出了属于自己的品牌。

当今众人皆知、家喻户晓的观念都曾是未知的。常识虽然很重要,但它却不能给你带来任何优势,因为它已不是秘密。

作为一个企业的管理者,我们需要问自己一些反主流的问题:哪些有价值的公司还没有人创建?每个正确回答都必定是个秘密:有些事很重要却无人知晓,有些事困难却可为。如果世界上还有很多秘密,那就还可能出现很多有望改变世界的企业。

当一家公司不再相信存在秘密,会有什么事发生呢?惠普的悲惨下滑就是个警告。1990 年,这家公司有 90 亿美元的资产。接下来的 10 年是发明创造的 10 年。从喷墨打印机、OmniBook 笔记本电脑,到印表机——世界第一台集打印、传真、复印于一体的机器。不停地拓展产品最终让它得到了丰厚的回报:到 2000 年年中,惠普资产达到 1 350 亿美元。

但从那时开始,惠普却没再发明过新东西。到 2005 年,惠普的市值跌落至 700 亿美元,大约是 5 年前的一半。放弃了对科技秘密的探索之后,惠普公司为流言蜚语所困。结果到 2012 年末,惠普公司的市值仅为 230 亿美元,还不及 1990 年的市值(通货膨胀率调整后)。

创业者必须坚信的一个事实是:还有许多秘密等待我们去探索,只有坚持不懈的探索者才能发现它们。

商业也是一样。成功的企业建立于开放却未知的秘密之上,这秘密关乎世界如何运作。想想硅谷的那些新创公司,正是在利用我们周围常被忽略的闲置生产能力。爱彼迎成立之前,游客别无选择,只能高价住旅店,而业主也不能轻易且放心地出租自己空闲的房间。爱彼迎看到了这项未被开发的服务和未被解决的需求,而其他人则没有看到。

只有相信并探索秘密,才能发现常规之外、近在眼前却不为常人所见的商机。包括脸书在内的众 多网络公司常常被低估也是同样的原因,即对是否存在秘密存有争议。回头想想:如果看起 来如此简单的想法都能支撑起重要而有价值的企业,那么一定还有许多好公司等待我们去创办。

如果让人们评价彼得·蒂尔的人生,有人说他是继乔布斯之后的硅谷教父,也有人说他是背叛了技术理想主义的投机分子。

“蒂尔江湖”有一条信条,也许就是蒂尔本人一定会给出的回应:“被骂邪恶总比被骂无能强。”

比起从道德层面来评判蒂尔的一生,我们更应该看到,他所倡导的创业理念,让硅谷诞生了无数耀眼的科技企业。至少,蒂尔的经历和理念在现在看起来依然充满了启发性——创业者需要是去做别人从未想过要做的重要事情:打破规则,积极创新,并且自信地行动起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