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蒂尔曾经是大公司的“缔造者”如今他变成了科技巨头的“拆台者”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科技大鳄彼得·蒂尔(Peter Thiel)曾被誉为硅谷的天使,投资界的思想家。他创办 PayPal 并担任 CEO,在早期投资 Facebook,并担任董事。但在今年 5 月份,他退出了 Facebook 董事会,开始专心支持美国右翼,“辅佐”特朗普阵营。蒂尔曾经帮助建立了多家大型科技公司,但现在他似乎站到了大公司的对立面。本文来自编译。

2019 年夏天的一个早上,众议员马特·盖兹(Matt Gaetz)在亿万富翁投资者彼得·蒂尔(Peter Thiel)的洛杉矶豪宅里吃早餐,后者后来成为共和党最大的捐赠者之一。当时,蒂尔陷入了是否离开 Facebook 董事会的“to-be-or-not-to-be”的反复思考中。盖兹(佛罗里达州共和党)知道蒂尔对莎士比亚的喜爱,戏称他为哈姆雷特。

和许多共和党人一样,盖兹认为,这家社交媒体巨头的垄断程度越来越高,也越来越危险。他和另一位企业家、前右翼煽动者查克·约翰逊(Chuck Johnson)鼓励蒂尔离开 Facebook 公司。但据两名知情人士透露,蒂尔表示反对,他告诉这两人,自己希望从公司内部改变这种做法。

5 月份,蒂尔终于退出了这家社交网络公司,正式解散了硅谷历史上最强大的合作关系之一。作为 Facebook 的首位外部投资者、任职时间最长的董事会成员,以及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2004年在哈佛大学(Harvard)读大二时创办公司以来的亲密顾问,蒂尔帮助改变了这家“产品服务于数十亿人的公司”的发展方向。

蒂尔成为美国右翼“架构师”的雄心,与他在该组织头号敌人之一 Facebook 的董事会中的地位越来越不一致,而这一政治转变与他本人与硅谷日益疏远的关系相吻合。

当时有报道称,蒂尔离开了 Facebook 董事会,并将专注于政治,该报道包括 2022 年的一批与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结盟的国会候选人名单。

但对蒂尔核心圈子成员的采访表明,他的离职是多年来一直在酝酿的,原因是随着保守派对科技行业监管网络言论的意愿感到不安,蒂尔和 Facebook 之间的哲学分歧越来越大。据蒂尔身边的人说,随着他的政治抱负日益成熟,他失去了成为 Facebook 捍卫者的兴趣。

这篇报道是基于对十几位熟悉蒂尔想法的人的采访,这些人在匿名条件下透漏了他们的私下对线日,在纽约特朗普大厦,候任副总统迈克·彭斯、候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彼得·蒂尔在与科技高管的会议上坐在一起。(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自 2021 年 3 月以来,蒂尔已在16场政治竞选中投入了2000多万美元,其中包括帮助与他关系密切的助手万斯(J.D. Vance)在上个月赢得了俄亥俄州参议员竞选,部分原因是他攻击了大型科技公司和社交媒体审查制度。蒂尔还向助手布莱克·马斯特斯(Blake Masters)捐赠了至少1350万美元,后者是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参议员候选人,是蒂尔个人基金会的主席,并号称自己是大型科技公司的对手。

新的报道显示,蒂尔已经着眼于改变美国文化,并通过他的同事们所说的“anti-woke”,为其“文化战争”提供资金。这其中包括一个右翼电影节、一个由特朗普政府的前盟友创建的保守派约会应用程序,以及一家名为“奋斗资产管理”的公司,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维韦克·拉马斯瓦米(Vivek Ramaswamy)说,该公司将“向首席执行官们施压,让他们避开环境、社会和政治”事业。比如,石油公司“承诺减少产量,以满足保护环境的目标”。

前生物科技公司首席执行官、《觉醒,公司:美国社会正义骗局内幕》(Woke, Inc.: Inside America’s Social Justice Scam)一书的作者拉马斯瓦米(Ramaswamy)说:“彼得深信,创造平行经济存在巨大的机会。”

他说:“为那些对今天的美国企业不满的美国人服务,将成为下一代大公司的中坚力量,而几乎没有人会认真地追求这种机会。”

蒂尔日益增长的政治影响力反映出另一位硅谷亿万富翁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情况。马斯克自称是自由意志主义者,他在推特上有 9400 万粉丝,在计划收购社交网络 Twitter 后,他支持越来越右翼的观点。两人关系并不密切,蒂尔在经营 PayPal 时排挤过马斯克。但他们在政治上变得更加一致,经常在批评“社会责任”投资和表达对大型科技公司控制言论的担忧时相互呼应。

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说,他们在 PayPal 时代有共同的朋友大卫·萨克斯(David Sacks),萨克斯负责审查那些对这两位亿万富翁的政治机会感兴趣的人。有两名同事表示,蒂尔对马斯克运营 Twitter 很有热情。

2000年10月20日,彼得·蒂尔(左)和埃隆·马斯克(右)在位于加州帕洛阿尔托的 PayPal 公司总部,拿着他们用于支付 PayPal 的 VISA 信用卡。 (Paul Sakuma/AP)

蒂尔和马斯克可能预示着新一代科技亿万富翁的崛起,他们的雄厚财力和独特的意识形态将从那些发家致富的公司,转向打造新一代的美国右翼。这是一个强大的团体,有可能造就新一代的政治领袖,改变共和党和硅谷。据四名知情人士透露,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新的报道显示,蒂尔与 Facebook 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张,冲突不断,让他觉得该公司的行为违背了自己的价值观。

“至少从 2018 年开始,他就对 Facebook 非常关注。蒂尔对公司利用垄断权力的方式感到不安,”另一位熟悉他想法的人士表示,“但他不愿意离开,因为他觉得自己可以从内部做更多的事情,影响更多的改变。”

蒂尔拒绝了采访请求。Facebook 向《》提及了扎克伯格对蒂尔离开董事会的公开评论。扎克伯格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蒂尔一直是我们董事会的宝贵成员,我对他为公司所做的一切深表感激。他在很少有人相信我们的时候选择相信我们,并教会我很多关于商业、经济和世界观的教训。”

在以自由派为主的 Facebook 员工和董事会中,蒂尔一直是个异类,他是个共和党员,也是个同性恋者,是一名年轻时就来到美国的德国移民。1998 年,他在硅谷与人共同创办了支付处理软件 PayPal,并由此获得了最初的财富。2004 年,扎克伯格还在哈佛读书时,他就向 Facebook 投了 50 万美元的天使投资。

蒂尔还是文化战争的早期积极参与者。据蒂尔传记《改变世界的逆行者》(the Contrarian)的作者、记者马克斯·查夫金(Max Chafkin)说,他在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读本科时创办了右翼校园报纸《斯坦福评论》(Stanford Review),发表文章称自由派教授是秘密的马克思主义者,并抨击学校课程中纳入非白人作家。

不过,三位知情人士说,蒂尔长期以来一直被认为是 Facebook 最具影响力的董事会成员,他给扎克伯格的意见与其他高级顾问的意见相左。

整个公司都能感受到蒂尔的影响。在他 2014 年的畅销书《从零到一》中,蒂尔认为企业应该努力制造一种独特的产品,使其成为垄断企业,而企业家则要像君主巩固权力一样来经营他们的公司。多位人士说,扎克伯格似乎吸取了这些教训,从 Facebook 董事会的结构(让首席执行官拥有大部分有投票权的股份和最终控制权),到他积极收购或复制新生竞争对手的做法,这种策略曾招致公司垄断的指控。(Facebook否认了这些指控。)

多年来,蒂尔一直充当着与保守派沟通的桥梁,尤其是在2016年春天,科技网站 Gizmodo 报道称,一小群员工故意在平台上屏蔽了新闻机构的热门话题。那年夏天,蒂尔促成扎克伯格与著名保守派政客和出版商【包括福克斯新闻(Fox News)主持人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举行了一次闭门会议,帮助其反击了有关自由主义偏见的指控。

Facebook 的一些高管认为,蒂尔政治上的行为有些越界了。这种紧张关系在那年夏天晚些时候爆发,蒂尔向唐纳德·特朗普的总统竞选捐款 125 万美元,并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言支持他。

此举使蒂尔与 Facebook 的董事会成员和自由派员工发生了冲突。蒂尔在大会上发表演讲后,他收到了董事会成员、Netflix 首席执行官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的电子邮件,他称这一决定是“灾难性的错误判断”。 哈斯廷斯拒绝置评。

据其中两名知情人士透露,蒂尔感觉受到了攻击,于是将邮件分享给了约翰逊,后者后来将邮件泄露给了《》。据两名知情人士透露,蒂尔的泄密在董事会内部造成了裂痕和背叛感。

蒂尔对特朗普的支持,以及在与大卫·萨克斯(David Sacks)合著的一本书中重新出现的言论,于大选期间在 Facebook 内部引发了强烈抗议,但扎克伯格继续为他的顾问蒂尔辩护。(蒂尔为这些言论道歉了。)

根据一份泄露的 2016 年 10 月备忘录副本,扎克伯格写道:“我们不能创造这样一种文化,它说自己关心多样性,然后却因为几乎一半的国家支持某个政治候选人而排斥他们。”这份备忘录提到了“对彼得·蒂尔的担忧”。

三名知情人士称,事件发生后,蒂尔仍留在董事会,但很快就开始表示出希望辞职。2017 年,他大量抛售了剩余的 Facebook 股票。

特朗普当选总统后,蒂尔在马斯特斯的帮助下,开始挖掘硅谷的人才,与新一届政府班底合作。与此同时,他越来越融入一种右翼哲学,开始将“大型科技公司的审查制度”视为目标,并对中国持强烈的批评态度。

在 2016 年大选前夕,他与特朗普的顾问、人物斯蒂芬·班农(Stephen K. Bannon)关系密切。蒂尔在中国签完书回国后,开始支持越来越强烈的观点。他后来又攻击苹果依赖中国的供应链。

几位知情人士说,到 2018 年,蒂尔与硅谷变得越来越疏远,以至于他把自己的家和投资公司都搬到了洛杉矶。

与此同时,他与极右势力的联系也在增长。蒂尔长期以来一直是保守派智库的秘密捐赠者,现在他成了全国保守主义会议(National conservative Conference)的资助者,该会议是右翼民粹主义人物日益增多的一个新兴场所。他和约翰逊的关系越来越亲密,约翰逊在大学期间的一次会议上认识了蒂尔,自 2015 年以来,约翰逊一直被 Twitter 永久封禁,原因是据称他攻击了一名参与“#黑人的命也是命”活动的人士。

通过约翰逊,蒂尔与盖兹变得友好起来,盖兹当时被视为共和党的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其中两名知情人士说,两人就他们所认为的科技公司在让人们噤声,以及威胁美国民主方面的力量进行了长时间的哲学讨论。去年,盖兹建议他的支持者利用他们的第二修正案权利,来对抗硅谷“取消”那些不符合他们思维方式的人的能力。

新的报道显示,除了支持攻击 Facebook 的候选人外,蒂尔还攻击了该公司和扎克伯格本人。他对扎克伯格和他的妻子普莉希拉·陈(Priscilla Chan)在 2020 年大选期间向非营利组织捐赠了 4 亿多美元,用于资助选举管理一事感到不满,右翼认为这笔捐款对的帮助太大了。知情人士称,这引发了万斯和马斯特斯在《纽约邮报》发表的一篇愤怒满满的联合专栏文章,他们曾与蒂尔讨论过这个问题。

2021 年,蒂尔跟随他在《斯坦福评论》(Stanford Review)上的朋友、投资者基思·拉布伊斯(Keith Rabois)来到了迈阿密,他们在那里购买了海滨豪宅,并开设了蒂尔的风险投资公司创始人基金(Founder’s Fund)的一个分支机构。

虽然蒂尔基本上没有参加 2020 年的总统大选,但在 2021 年 3 月,他给胜算不大的万斯提供了 1000 万美元。今年 4 月,马斯特斯又获得了 1000 万美元的捐款。

一位熟悉竞选内部运作的人士说,在蒂尔的帮助下,万斯赢得了特朗普的支持,并在最后一刻注入了 150 万美元,使万斯赢得了俄亥俄州的初选。

据两名知情人士透露,尽管蒂尔对特朗普政府是否过于混乱而无法实现其目标表示怀疑,但他仍与特朗普及其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保持着联系。其中一名知情人士说,就在今年 2 月,蒂尔还和特朗普在海湖庄园共进午餐。两名知情人士表示,他带着马斯特斯与特朗普会面,希望获得他的支持。

在竞选集会和市政厅里,万斯攻击科技公司,抨击其对知名保守派人士的禁令,其中包括万斯本人,他得到了最热烈的掌声。“我敢打赌,这个房间里有一半的人都在 Facebook 上被屏蔽了,”万斯在竞选活动的最后一周在代顿的一次集会上说。

但蒂尔与 Facebook 的联系有时会伤害两人,尤其是马斯特斯。当马斯特斯在亚利桑那州竞选时,当地人问为什么他的主要资助者是 Facebook 的董事会成员。他的对手最近发布了一则攻击性广告,称马斯特斯是“加州大型科技公司的傀儡”。

2011 年 10 月 3 日,在华盛顿的国家新闻俱乐部,由保守派智库 e21 和曼哈顿研究所赞助的一场讨论结束后,彼得·蒂尔与观众谈论他在《国家评论》上发表的文章《未来的终结》。

2011年10月3日,在华盛顿的国家新闻俱乐部,由保守派智库e21和曼哈顿研究所赞助的一场讨论结束后,彼得·蒂尔与观众谈论他在《国家评论》上发表的文章《未来的终结》。(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根据响应性政治公开秘密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 Open Secrets)数据库的数据,蒂尔在本轮竞选中总共捐赠了至少 20188842 美元,是共和党第五大捐赠者。但该数据库只追踪到 3 月 31 日为止的信息披露情况,因此这一统计不包括蒂尔最近向马斯特斯和万斯的捐款,也不包括他对 dark money 集团的投资。dark money 集团试图影响共和党的发展轨迹,但与特定的候选人无关。

蒂尔还向其他十多名候选人提供了少量资金,其中一些人相信了“选举舞弊导致特朗普失去总统职位”的谎言。

汤普森说:“大多数捐赠者都希望在众多候选人中扩大影响力,“他们不想把所有的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熟悉蒂尔捐赠风格的人指出,他对待政治就像对待风险资本,对待候选人就像对待初创企业创始人,早早地拿出大笔资金来支持创意好和有潜力的人。

人们说,蒂尔也不确定自己想要什么。他的一名长期助手说,蒂尔告诉人们,他不确定自己是否会在2024年支持特朗普。这名助手指出,目前还不清楚蒂尔本人是否相信这个“弥天大谎”。

“人们对整个政治机构有一种矛盾心理,他们更关注值得信任的个人。他已经过了尝试的阶段,但仍然犹豫不决,”其中一名人士表示。

与马斯克不同的是,推特本身是他挑衅的主要扩音器,而蒂尔是一个幕后操作者,专注于投资他认可的人和事。

除了电影节,蒂尔还资助了一个天主教祈祷应用程序、一个保守的约会应用程序,以及一个右翼的 YouTube 替代品 Rumble。最近的一项投资是一家旨在与先锋集团(Vanguard)这样的大公司竞争的公司。

“他不像将军那样把筹码放在桌上,然后拿出一个连贯的计划,”一位熟悉蒂尔想法的人士说,“他正在为他所关心的人和事采取强有力的狙击。他更像一个教授。但在理智上,他处于战斗状态。”

虽然蒂尔在 Twitter 上并不活跃,但他经常在言辞上“投炸弹”。今年 4 月,在迈阿密举行的加密货币会议上,蒂尔愤怒地宣读了他所谓的个人“仇恨名单”,一群人欢呼和嘘声一片。他说,这些个人和想法是加密货币以及经济进步的真正敌人。

今年春天,当 Facebook 宣布蒂尔决定不再竞选连任董事会成员时,许多 Facebook 员工公开表示高兴。

但预计蒂尔将继续非正式地为扎克伯格提供建议,他的影响力不太可能完全消退。两位知情人士表示,公司不希望他离开董事会。

2016年7月21日,彼得·蒂尔在克利夫兰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的最后一天发表演讲后离开讲台。(JIM WATSON/AFP/Getty Images)

但没有了与 Facebook 的正式关系之后,人们认为,这将允许蒂尔以更大的动作推动自己的想法,即使他自己也不太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