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涅基亚共和国的面孔《维斯塔利亚传说》志

本文由@Mr.苦劳撰写,为加贺昭三创作的《维斯塔利亚传说 亡国骑士与星辰巫女》游戏故事梳理,全篇共七万余字。考虑到篇幅过长,为减轻大家的阅读压力,以连载的形式分五篇呈现。

本文为第三篇,向大家介绍游戏当中的贝涅基亚共和国,讲述这个共和国的发展史,以及其中生活的人们。

维斯塔利亚岛西南有一个以巨大要塞都市为中心的国家贝涅基亚共和国(原型是威尼斯)。总人口约十万不到,国家实行以其中约一千人左右的贵族阶级所组成的寡头共和制。

市区中心高楼林立,热闹繁华,可以说是贝涅基亚的中枢。这里有总督(元首)官邸、元老院议事堂、共和国守备部队总部(公安警察)。除此之外,各省厅部门也坐落于此,原则上没有相应资格的人是无法入内的。

贝涅基亚并没有所谓的国家军队,而是花钱雇佣兵部队来守护国家。签订合约的佣兵们归总督直接管理。现在是由名为维尔德怀斯的佣兵队长所率领的约一千名部下负责守卫都城。

作为共和国元首的总督,每两年一届,由贵族们相互选出。首先从1000名候选人中筛选出120名,再从这120名中选出15名,接着从这15名中选出3名,最后由这3名候选人相互选举,没被选上的另外两人则成为副总督。总督选举便是如此。之所以选用那么复杂的选举方式,是因为这个国家曾经被一位暴君所统治,经历过长期的混乱所致。

贝涅基亚历史悠久,早在玛格尔统治的恐怖时代,一部分人为了从魔王的手掌中逃脱,开始了寻找能够安心居住的理想乡。当时玛格尔的王宫就位于如今维斯塔神殿的位置。人们为了远离魔王,迷茫地四处逃窜,最后来到了岛上离魔王最远的西南。

人们开始向土地深处探索并开疆拓土,填海造陆,立起了堤坝,开垦了土地……他们创造了一片远离喧嚣的新生大陆。在这荒芜的大地上,纵然条件艰苦,可是人们依然努力地经营着属于自己的生活。

百余年之后,当维斯塔的军队发现了这块土地与在那里生活的人们时,此地已有一万多的人口,他们相互帮助扶持生活着。虽然贫穷,但是当地人却拥有自由与自立的精神。虽有一定的限制,但人民自治的理念早已深深地刻入了他们的骨髓。

当年发现这块土地并驱逐了周边的魔物,将人们带至阳光下的正是五英雄之一的神官战士瑟迪卡。应当地民众的请求,她在这块土地上逗留了37年,全心全意为城市的发展奉献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瑟迪卡在丈夫(当时贝涅基亚的领袖之一)去世之后,遵守了乌达加尔人的誓约,告别了自己的三个孩子,离开了那片土地。那三个孩子的子孙就是如今贝涅基亚贵族中三个最有威望与权力的家族,现总督利顿便是其一。

贝涅基亚的经济是建立在贸易之上的。梅莱达是以东方的塞尔伦诸国(帝国)为主要贸易对象,而贝涅基亚则是以南方的诸多岛国为贸易对象,他们甚至派船到了更加遥远的托尔基亚行求贸易。通过这些交易,贝涅基亚得到了许多维斯塔利亚没有的、增值潜力极高的商品,并以此收获了巨大的财富。

如之前所说,贝涅基亚是以单一城市为基础的都市国家。不过近年来由于人口的增长、发展经济等多方面的理由开始向周边地区扩张。位于西方的港口城市埃尔萨原本只是个平凡的小渔村,现在已经发展成了贝涅基亚对外贸易的重要港口。

出于安全与警备上的考虑,他国的船只进入这个贝涅基亚的大型港湾会被进行一些限制。他国国民若是想要造访贝涅基亚,会先由埃尔萨入港,之后经由东边的街道来到贝涅基亚的城门口。

埃尔萨原本就只是个平民小城,其行政长官(市长)等要员均是从贝涅基亚派遣过来的少数贵族。由于城市里住着很多来自世界各国的商人,埃尔萨拥有着独特却又融洽的异国气氛,这是在其他城市所见不到的特色。

利顿现年三十四岁,原本他只是想成为一名工程师,但无奈家里不允许,二十五岁时继承了父亲的职位,成为了一名元老院议员。

利顿在二十二岁的时候从贵族高等学院毕业,开始了旅行。既然要从政,那就需要对这个世界有更多的了解。怀着这样的想法,利顿历经三年时光,游览了塞尔伦大陆与维斯塔利亚的各地。

期间,当利顿访问梅莱达的雷迪沙公国时,遇见了一位美丽的少女——雷迪沙的公主贝娅托莉丝。二人意气相投、互有好感,但无奈短短的半年之后利顿便要回国。他当时就提出,当自己回到国内后,希望能够迎娶贝娅托莉丝。在利顿无数次热情的恳求下,雷迪沙公最终同意了二人的婚事。Sn1015年春,利顿与贝娅托莉丝在王都雷基纳,于国王的宴请下举行了盛大的婚礼。第二年,二人生下一女,取名妮娜。

转瞬间,三人渡过了八年的幸福时光。Sn1023年,利顿于即将年满三十三岁时当选了总督,妻子贝娅托丽丝二十七岁。妮娜九岁时被选为了大地的巫女。这对维斯塔利亚人来说是至高无上的荣耀,但对夫妻俩来说也是无比艰难与悲伤的消息。被选中为巫女的同时也意味着将与父母分别一段日子。

最后,妮娜去神殿国的日期被暂缓了一年。在这最后的日子里,父母二人尽其所有地疼爱着他们的女儿。每当看到妮娜的笑容,二人总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那丝丝苦涩。(这些事发生在塞特逃亡的一年之前)

利顿在元老院议会上想办法留下了逃难而来的塞特一行,并给与其莫大的帮助。让塞特去消灭卡拉基亚山贼团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在达雷斯议员发起的叛乱中,由于妻子被对方当做人质,利顿独自前往当时还是叛军总部的总督府,而后因拒绝交出国库的钥匙而被打入大牢。利顿告诉贝雅托莉丝,自己一直坚信塞特会赶回来救援,而结果也印证了他的想法。

在塞特决定启程回国之际,利顿虽想帮忙,无奈贝涅基亚并无可用的军队,而且出钱的话也要等元老院审批,走完流程差不多也要半年……最后,他将自己的财产全部贡献出来给了雷迪沙骑士团充当军费(用他本人的话说“这点钱雇佣兵都不够”)。

贝雅托莉斯是雷迪沙的公主,也是塞特和泽克斯的姐姐。她与利顿公爵相爱并远嫁贝涅基亚,也是塞特逃亡贝涅基亚后投靠的对象。在贝涅基亚叛乱中不幸被达雷斯和维尔德怀特的叛军所抓,并以此威胁利顿现身。最后被赶来的塞特所救。

一年前,妮娜被选为大地巫女。考虑到亲子离别的感受后,最后决定暂缓一年去维斯塔神殿。而就在亚斯兰队长前来迎接她的档口,却碰上了贝涅基亚的叛乱。

由于父亲利顿不得不孤身前往总督府解救贝雅托莉丝,妮娜在翠绿大鹫骑士团的护卫下找到了塞特。

原本应该绝对安全的拉纳神殿,却发生了连教母都未能识破的诡计。伪装成高阶神官的玛格库兰教团“古辛”(在乌达加尔语中是公爵的意思)欺骗妮娜称其母亲病危并将其带出了圣环之塔。结果被和玛格库兰合作的斯菲亚女王茜薇尔变成了石像,导致了腿上圣环的封印之力大减,使得火焰的冥界龙亚顿古罗波斯睁开了双眼……

在希尔汀的帮助下,变成石像的妮娜最后被神殿骑士团的斯福尔扎队长护送回了神殿国。只不过,化解石像的法术是只有身为斯菲亚王族才能办到的事……所以直到现在,依然还未能找到救回妮娜的办法。

达雷斯议员来自贝涅基亚最有威望的三大家族之一,也是利顿的政敌,千方百计想要整垮利顿。

在元老院议会上逼得初来乍到的塞特承诺要在三个月内消灭卡拉基亚山贼团。之后更是以高额报酬为条件暗地里串通佣兵部队队长威尔德怀斯发起叛乱。先是囚禁了亲利顿一派的元老院议员,之后还利用利顿的妻子贝雅托莉丝来威胁他现身。

面对暗中对自己下手的达雷斯,利顿并未对其动用私刑报复,而是将其投入大牢,并且答应会以贝涅基亚的法律来对他进行公正的审判。

负责守卫贝涅基亚的佣兵部队队长威尔德怀斯原本应听令于总督,但他在金钱的诱惑下背叛了利顿,与达雷斯议员暗中勾结发起了叛乱,只是没想到塞特能那么迅速地消灭卡拉基亚山贼并赶回来救援自己的姐夫。

班瓦斯因对威尔德怀斯的做法有所不满而想要脱离佣兵团。在贝涅基亚叛乱作战中偶遇妮娜不但让他想起了自己失散的女儿,更加坚定了他不干了的决心,丢下一句“我也不想和小孩子作对手”,便和妻子玛蕾妮一起撤离了战场。【可选】

由于再没工作收入就要喝西北风的原因,在塞特进攻弗拉尔的时候,班瓦斯和妻子受雇于雅迪蕾德,加入了对梅莱达同盟军的战场。对于要帮那个坏女人做事,妻子玛蕾妮一直持反对态度,搞得班瓦斯也没什么干劲。其实他自己也不是太想接这活儿。幸运的是,面对出价更高的塞特,夫妻俩果断选择了倒戈。【可选】

要对付原本是自己雇主的利顿,玛蕾妮和班瓦斯对此事一直心存芥蒂。而当面对的对手竟是妮娜这种孩子时,她算是明白了到底谁才是有问题的一方。在等妮娜找到塞特确保了安全之后,便和班瓦斯一起退出了佣兵团。【可选】

在弗拉尔,对于要帮雅迪蕾德做事,玛蕾妮很不情愿。她觉得那女人是个彻头彻尾的恶人,和她扯上关系肯定不会有好事。在接受了塞特更高的出价后便和丈夫一起撤出了战场。【可选】

大约是十五年前的秋天,一个女人抱着婴儿来到了胡尔村。她的身体因为疲劳和寒冷而颤抖,但仍然紧紧地抱住怀中的婴儿。

村子里的安德烈见状便上前询问,女人向他恳求借宿一晚。待安德烈同意之后,那女人松了一口气,就晕倒在了他的怀里。安德烈慌忙抱起婴儿,把村里的人都叫了过来。村民们将晕倒的女人搬到村长的家里,女人们给孩子喂了牛奶和汤,一整夜都在照顾母子二人。但是很遗憾,第二天早上,那个女人还是停止了呼吸……

于是,婴儿就由胡尔村照顾了。但那里是个贫穷的村子,在严苛的冬季没有充足的食物,也没有女人可以提供母乳照顾婴儿。在所有人头疼的时候,村长的朋友科尼利厄斯向他们伸出了援手。他说在鲁卡村有一对刚生了孩子的夫妇,可以分一些母乳来喂养婴儿,可以将婴儿交给他照顾。

胡尔村长那时没有娶妻没有孩子,村民们其实也很担心他能不能照顾好婴儿。实在是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大家最后只能把婴儿送去鲁卡村。虽然只在胡尔村生活了一个月,但是村子里的人都认为这婴儿是村里非常重要的孩子。

在鲁卡村,取名为迪恩的婴儿茁壮成长,长大后成为了一名猎人,与其他小伙伴们组成了鲁卡村自卫队守护着村子。

机缘巧合下,他和亚修、让一起从山贼手中救下了旅行中的修女艾莉夏,并对她抱有好感。因为不想当什么军人,迪恩一开始并不愿意随同塞特对抗卡拉基亚山贼,但一听说艾莉夏要去便毫不犹豫地跟着去了。

原本只是打算消灭山贼,不过在艾莉夏被帝国的魔道士巴雷琉斯掳走后,迪恩决定跟着同样要与帝国作战的塞特一同行动,他相信在旅途中一定会有艾莉夏的消息。

当雷迪沙骑士团经过胡尔村北上翻越克拉尔山脉时,迪恩曾前去问过安德烈先生自己父母的事情,他想多了解一下他们的事。虽然母亲已经过世,但父亲可能还活在世上。但遗憾的是,关于他的父亲,安德烈先生也一无所知。

“你的母亲大概是索利斯的人。她当时穿的是索利斯的民族服装,而且看起来十分高贵。虽然不一定是贵族,但也很可能是在宫廷里工作的女性,或者是贵族的侍女。”安德烈先生这样说道。

终于有一天,迪恩跟着雷迪沙骑士团来到了索利斯的哈尔吉特。哈尔吉特国王卡蒂姆看见了戴在迪恩手上的手镯,那是母亲留给他的遗物……也是卡蒂姆为了纪念他的第一个孩子而送给自己妻子的礼物。

十八年前,哈尔吉特族因无法忍受索利斯王的暴行,决心从王国独立出来。索利斯王当然不会认同,他向哈尔吉特发动了战争。在拼死抵抗了整整三年后,哈尔吉特终究还是寡不敌众。

许多部族人民惨遭杀害,残存的村落也寥寥无几。前代索利斯王是个残忍的男人,要是胆敢反抗他,就算是女人孩子也毫不留情。如果最后的村子也被占领,女人们运气好的话会被当做奴隶,坏的话估计会和男人一样被处死。所以,当时的卡蒂姆便命令女人孩子和老人们逃到别的国家去。

迪恩的母亲逃亡去了贝涅基亚,卡蒂姆还派了侍女和护卫给自己的妻子。一开始妻子还不愿意离开,卡蒂姆费了好大劲才说服她,希望她保护好刚诞生不久的儿子。

在让家人避难之后,卡蒂姆率领着族人依旧拼死战斗着,然后终于在一年后成功独立。之后,卡蒂姆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寻找自己的妻儿。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当时的护卫兵,质问之下才得知,翻越克拉尔山脉时许多避难者都死了……护卫自己也因为害怕而逃走了。而且根据他的证言,卡蒂姆的妻子和儿子也都死于了严寒与疲劳。

刚刚将女儿嫁到马拉亚的卡蒂姆希望自己失散多年的儿子能留下来,但迪恩现在还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他需要一些时间考虑。知道了自己父母的事,迪恩内心的隔阂已经消除了,他也不恨自己的父亲。只是,现在的他还有必须去完成的事(寻找艾莉夏)。

来自鲁卡村的樵夫亚修和让互为竞争对手。在消灭了卡拉基亚山贼后因还挺喜欢塞特一行的氛围而选择继续留在了骑士团中。

他对胡尔村的莉莉娅有好感。在莉莉娅准备动身去神殿国之前,亚修想送些什么给她当纪念,但他不知道女孩子喜欢什么样的东西,多亏了店员帮忙好不容易才决定下来买了一个发饰。

就在亚修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加兰硬生生地及时打岔阻止了他,并且催促一边的莉莉娅赶紧出发。

面对不满的亚修,加兰只是轻描淡写地回答:“我只是代替梅翰(莉莉娅的父亲)赶走缠着女儿的害虫而已。”

在消灭了卡拉基亚山贼后,因种种原因(骑士团给饭吃、公主挺可爱帮他复国也蛮好、当个和村长一样的勇者等等)和好友亚修选择一起留在了雷迪沙骑士团中。

鲁卡村长科尼利厄斯,自称“伟大的猎人”,但他的记性不大好,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有老糊涂的迹象。用让的父亲来说就是个“毫无老年人自觉”的老头儿。

平时总是和迪恩他们夸耀自己年轻时是屠龙的勇者(也有说是圣骑士的版本),真假不明。原本已经快不行了的腰痛在艾莉夏的治疗下缓和了许多。在迪恩出村时将自己当年的爱弓“科涅利亚斯”赠与了他。

(古弓科涅利亚斯的属性相当不错,有专武水准,可惜耐久度只有“2”,结合村长平时爱吹牛皮的形象,最后给人一种得到了一把搞笑武器的感觉……在外传《鲁卡村的英雄》中,村长口述了当年屠龙的英勇事迹,整个第三话就是以年轻时的村长为主角进行的。至于这是真是假就只有老头自己知道了。)

莉莉娅来自位于鲁卡村北部克拉尔山脚下的胡尔村,除了外出交易,不曾离开过村子。她的治疗术是从以前逗留在村子里的祭司那里学来的。

莉莉娅的父亲并不是想反对女儿的梦想,他不同意只是因为担心。他心里很清楚,一个来自偏远山村、没有门道没有关系的小村姑想要当上维斯塔的神官是件多么不可能的事。

直到加兰为莉莉娅做担保,说她有成为大神官的潜质时,他才露出了压抑在心底的激动,并为自己的女儿感到骄傲。

解放梅莱达的战役结束后,加兰拜托一同返回维斯塔的亚斯兰照顾莉莉娅。如今,她终于可以启程前往神殿国成为一名神官,实现了她从小到大的梦想。

塔夏梦想着有朝一日会有金发的骑士来把她接走(有金发的王子当然更好啦!)。所以,当她第一次见到骑士托洛伊的时候便无法自拔地看上了人家。后来甚至还有被男人骗得离家出走,差点在弗拉尔被卖掉的悲惨经历。

如今在弗拉尔开了间“塔夏的小店”,主要卖甜品,还有便当和果酒之类的东西。

另有村中传闻:每当想哭的时候,塔夏便会喝下果酒,然后发出“骇人的喊叫声”(用她自己的话来说这样就能把苦恼全部赶跑)。

卡拉基亚山贼的老大泰隆,其所率领的山贼团一直令贝涅基亚的贵族们很是头痛。

在巴雷琉斯的挑逗与支援下对占领贝涅基亚有了不切实际的想法。当然,他们只是巴雷琉斯在当地进行搅乱工作时所利用的棋子罢了。

山贼们要的是城市,而海盗们要的则是城市里的孩子。他们将无辜的孩童们卖去托儿基亚王国的奴隶市场换取高额报酬。其老巢位于埃尔萨附近的一座孤岛上,最终被塞特率领的雷迪沙骑士团一举歼灭。

兹尼夫是莫尔甘的手下,也是最先发现塞特一行登陆的人。正准备抛弃同伴,把孩子们押上船跑路的他被及时赶来的雷迪沙骑士团当场击毙。

亚帕族位于矿碳都市特贝附近。西拉因部落生活实在无趣而跑出村落,结果被卡拉基亚山贼抓了起来关进了牢房,还好被从隔壁牢房逃走的切扎尔叫来的塞特一行所救。

亚帕族长老十分体谅西拉想要去到外面世界的想法,不仅为她准备好了出行的行李,还专门派战士扎伊德随行保护她。之后两人一起加入了塞特的骑士团。

解放梅莱达的战役结束后,西拉并无回村的打算。她还想继续旅行,下一个目标是经弗利斯特港去到大陆,但问题是身上的路费不够了……原本打算去旅店烧菜、洗盘子,粗略算下来,努力个一年左右,应该就能赚够去大陆的路费了。

正巧此时在路上遇到了切扎尔,被他开出的价格所打动,最后决定还是去当切扎尔的保镖,前往雅尼斯遗迹。

扎伊德因为不想杀人,从角斗士培养所里逃了出来。逃亡至亚帕族的村落后被其收留,现奉亚帕族长老之命保护西拉。

切扎尔自称古代真理的探索者(初次相遇时被加兰叫做盗墓者),喜欢游历各国的古老遗迹。因塞特答应他,夺回梅莱达后经雅德尔允许便可让他自由探索国内的遗迹而同意随行。

切扎尔重申了自己是冒险家,不是盗墓贼,并答应塞特不会将遗迹里的宝贵文物带出来,他只是想知道乌达加尔的秘密而已。

别看切扎尔平时吊儿郎当的,其实懂的不少,而且不缺钱。之前他在黑森林挖到了金矿,然后和马拉顿的商人签了开采合约,十分有经商的才能。

最后,切扎尔凭着他那张三寸不烂之舌,成功说服了西拉、扎伊德、茜尔达和斯莱恩等人,雇佣他们当保镖,一起去雅尼斯遗迹。

(游戏中未曾提到切扎尔的出身或来自哪里,他第一次出场是在特贝,所以这里暂且先将他放在了贝涅基亚部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偷寿命的3种主食,包子、米粉竟上榜!常吃肝变硬邦邦、癌找上门,很多人还当早餐吃

全澳悲痛!全家6人惨死,5人还是孩子!父亲冒死拯救孩子遇难,母亲无助目睹!更多细节…

阿里组织变革后首份财报:第一财季营收2341.6亿元,单季度员工减少6541人

华科大团队:不含杂质的LK-99晶体才是关键!中国科学院物理所「证伪」LK-99上热搜第一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