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亚雄鹰在1996年奥运会上的夺金壮举!

这具躯体终于都变得软弱无力,肯-萨罗-维瓦遭五度绞杀后,变成一具冷冰冰的尸体,刽子手终于彻底执行了他们的任务,全世界都怒了。 “一次糟糕的审判、一次虚伪的判决、一个不公平的刑罚,接下来是通过司法系统作出谋杀。”英国首相约翰-梅杰说道。尼日利亚残酷的独裁者塞尼-阿巴查遭到国际社会的杯葛。

萨罗-维瓦的性命一直都受到威胁,他是一位商人的儿子,后来成为一位国际享誉的作家,大肆批评尼日利亚政府的腐败及任人唯亲。阿巴查政权每天都获得1100万美元的石油收益,并放任石油公司破坏奥戈尼地区的生态环境,奥戈尼地区正是萨罗-维瓦的家园。那里的水源遭到污染,农地受到破坏,生态殆尽灭绝。

忍无可忍的萨罗-维瓦在1990年加入奥戈尼人民生存运动,并在后来成为该组织的领导人,致力于争取人民的权益。奥戈尼地区的半数人口都参加了奥戈尼人民生存运动在1993年1月发起的多次游*行,阿巴查施以最严酷的行动,萨罗-维瓦及多位活跃分子遭到逮捕,他在经过1995年11月的一次虚假审判后遭到杀害。 “我的良知没有遭到蒙蔽。”当消息传到开普敦之后,纳尔逊-曼德拉说道:“我尽了全力通过外交游说的手段去解决这件事,但现在已经到了采取果断行动的时候了。”

在曼德拉的坚持下,尼日利亚被逐出英联邦,恼羞成怒的阿巴查禁止国家足球队参加南非主办的1996年非洲杯,拉各斯的人们作出强烈的反应,纷纷指责体育部,并要求一个解释。尼日利亚是非洲杯的卫冕冠军,又是非洲最棒的球队。在两年前,他们的进攻足球在世界杯令人眼花缭乱,即使他们在十六强被罗伯托-巴乔领衔的意大利淘汰,但克莱门斯-韦斯特霍夫执教的尼日利亚仍获选为那届世界杯最具观赏性的一支球队。这时的他们却无球可踢。

远在数千英里之外,人们却翘首以待。美国奥委会投入了50亿美元的资金举办亚特兰大奥运,对美国男足及女足队夺金的期望很大。在拥有主场观众的优势下,美国预期他们能够取得佳绩。

在席琳-迪翁以歌声为开幕式作结之际,约-邦弗雷雷执教的尼日利亚需要把国人的注意力转移到他们这里。由这位荷兰人领导的球队在先前的资格赛于苦战之下击败肯尼亚才取得参赛资格,而且他们的备战工作亦难言理想。

邦弗雷雷提早了几个星期带队来到塔拉哈西,寄望他们的低调来临可以协助球队专注于足球,毕竟这是尼日利亚在两年来首个有意义的比赛。不过,他的计划付诸流水,球队受到尼日利亚足协的问题困扰。 “我们进驻了训练基地大约两至三个星期,但补助费用却一直都没有批下来。”维克托-伊克佩巴在后来向《够力足球》说道:“我们在训练基地欠缺资金,大抵上我们大部分人都用自己的信用卡租赁巴士前往训练。”邦弗雷雷亦同样对此感到不满,他在后来抱怨道:“作为尼日利亚国家队的教练,我又要充当社工、球童、护士及行政人员。”

在赛事开始之前,他的球队在主场的一场热身赛里以1-3不敌多哥,在场下又被愤怒的人群报以嘘声。在几个月之前,邦弗雷雷曾经因欠薪而离职,但在球队的勉留下回来执教。在踢完对阵多哥的这场热身赛后,足协试图辞退邦弗雷雷。 “我们已经到了美国。”射手丹尼尔-阿莫卡奇在多年后的一次采访里提道:“我们集体表示如果你们把他赶走,你们就要重新选派一批新的球员了。”在面临球员兵变之下,足协选择了妥协。

球员之间的问题也不见得有多好。酒店的工作人员不愿意冼荡尼日利亚球员的衣物,他们错误地以为这样会感染爱滋病。恩万科沃-卡努及泰赞尼-巴班基达忙于处理转会的事宜,反覆进出训练基地。桑迪-奥利塞赫又委婉地提到队里的紧张气氛。 “球队里不是事事畅通,22人在同一屋檐下相处超过八个星期的问题,我们亦不能幸免,在那里难以和平共处。”

首场对匈牙利的比赛能够放松他们的心情。两支球队都安顿在同一所酒店内,尼日利亚特意与他们的对手一起用餐,企图威吓他们,但心理战的收效甚微,他们要倚靠卡努的神奇一击解决对手。

于是,他们在第二场对日本的小组赛不再拐弯抹角,但“超级鹰”还是要踢到最后才能分出胜负。在比赛剩余八分钟的时候,巴班基达在禁区外突破对手的防线接应长传,他的扫射被一位日本后卫撞进球门。替补席上的尼日利亚人欢欣地庆祝进球,但他们在其后还能更加畅快地庆祝。数分钟后,铃木秀人在己方禁区内卧地起球,皮球打中自己的手臂。杰杰-奥科查在早前打丢了第一个点球,但这次顺利中鹄。

巴西是他们的下一个对手,但这支世界冠军却老马失蹄。先在橙碗球场不敌日本的“桑巴军团”凭借罗纳尔多、儒尼尼奥及贝贝托的进球以3-1击败无心恋战的匈牙利。他们之间的胜方会成为小组首名,将会在接下来的淘汰赛占得先机。

正如他光辉的职业生涯里经常都扮演的角色,罗纳尔多是决定胜负的一位球员。在禁区右侧拿球的“ Fenmeno(现象,罗纳尔多外号)”摆脱了防守球员攻门,杜苏-约瑟夫手足无措,皮球捅进球门的下角。尼日利亚凭净胜球的优势涉险出线。

虽然墨西哥不是夺金的热门球队,但他们在小组赛击败了意大利,然后打平韩国及加纳。他们麾下的库奥特莫特-布兰科是bkx赛事最具创造力的球员之一,何塞-阿雷利亚诺及帕维尔-帕尔多则能够拉开宽度及控制节奏。显然,尼日利亚需要发挥出最佳的水平才能够在阿拉巴马州击败卡洛斯-德洛斯科博斯执教的墨西哥。

奥科查的爆发对于“三色军团”而言实属不幸。在第20分钟,这位未来的传奇球员把左路的一个传中控制下来,然后在离门25码的位置洞穿了豪尔赫-坎波斯把守的球门,皮球窜进球门的下角。墨西哥没有还击之力,到塞勒斯汀-巴巴亚罗在完场的六分钟前接应角球破网的时候,结局就已经注定了,尼日利亚晋身半决赛。

乔治亚州的阿森斯本应是尼日利亚的奥运梦想终结的地方。在小组赛艰苦出线击败了加纳,罗纳多尔在这场比赛梅开二度,他们接着要征服尼日利亚。由马里奥-扎加洛执教的巴西看似相当专注,他们踏上桑福德体育场的赛场时手拉着手。在哨声吹响之后,他们表现飘忽的态势显然也随风而逝。在仅仅一分钟后,弗拉维奥-康拉卡奥的任意球折射破网,使巴西先拔头筹。

尼日利亚又要感谢巴巴亚罗了。这位正要转会到切尔西的17岁球员在左路敲出一个低平传中被罗伯托-卡洛斯塞进自家球门,使他们有喘息的空间。这个进球似乎激起巴西的进攻欲望,贝贝托及罗纳尔多的技术及机动能力令乌切及塔里博-韦斯特大感头痛。在上半场结束的时候,巴西再进两球,分别是贝贝托的补射及康拉卡奥通过一个漂亮的撞墙配合打进他的第二球。

尼日利亚的更衣室一片寂静,邦弗雷雷清晰地让球员知道他们踢很不够好,并要求他们在下半场改善,但他也没有预期他们能够有如此神奇的演出。

巴西放慢了节奏,希望节省体能以备战决战。扎加洛换下罗纳尔多及儒尼尼奥,他认为胜利已经是板上钉钉。接着在第78分钟,替补上阵的维克托-伊克佩巴攻入尼日利亚的第二个进球,这是一个瞄准球门左下角的精准速射,迪达无能为力。尼日利亚的反击来了。

很少尼日利亚球员的声望能够媲美卡努。他在阿贾克斯、国际米兰及阿森纳的生涯铸造了他的传奇地位,而且他在这样的生死关头之下成为了国家英雄,绰号是“蝴蝶”的卡努开始扇动他的翅膀。

随着比赛进入第90分钟,奥科查开始担心他在不久之前的点球直接打在迪达的身上会令他成为罪人。这时,他们在接近角球旗的位置获得一个边线球,这是他们的最后一个机会。奥科查把球抛进禁区,引起黄衣及绿衣球员的一顿混战,皮球被人捅到卡努的面前,卡努在离门三码处背身持球,迪达正在高速逼近。他即时把球垫高并扫射,皮球越过了前出的门将,人们连连惊呼起来。

如果说卡努的第一个进球提高了人们的声浪,那么他的第二个进球就令整个球场都闹翻了天。随着比赛进入加时阶段,双方似乎都乐于减缓节奏。一次长传打中伊克佩巴的后背,皮球弹到卡努的面前。他用右脚做了一个假动作,骗过两位巴西后卫,然后果断地轰门,可怜的迪达再次做了布景板。尼日利亚凭着一个黄金机会造就的一个黄金进球,得到在决赛与阿根廷争夺金牌的机会。

在大部分的足球赛事里,阿根廷都是热门球队,这次也一样。这支阿根廷队的阵容就像是世纪之交足球知名人士的名人录:防线上有罗伯托-阿亚拉及哈维尔-萨内蒂、中场有迭戈-西蒙尼及阿里尔-奥特加、锋线上则坐拥埃尔南-克雷斯波及克劳迪奥-洛佩斯。主帅丹尼尔-帕萨雷拉的执教几乎可说是锦上添花,当时他在阿根廷国内的地位是仅次于马拉多纳。

比赛踢了三分钟,洛佩斯接应克雷斯波的一个传中以头锤破门,皮球打中了网顶,比分改写成1-0。巴巴亚罗在数分钟后回击,他在近柱高高跃起以头锤攻破巴勃罗-卡巴列罗的十指关,萨内蒂亦爱莫能助。下半场的战况仍然激烈,奥特加在第50分钟一次显眼的假摔却骗了裁判皮埃路易吉-科利纳,克雷斯波把点球踢进球门的上角,约瑟夫没有扑救的机会。在场边的帕萨雷拉又燃点了一根香烟。

阿莫卡奇在这个赛事里的处境艰难,这位埃弗顿射手在英格兰过得不如意。就像他的许多队友,他在俱乐部度过了一个灰心丧气的赛季。邦弗雷雷向他表示,如果他要被视为是顶级射手,他需要进球。他在比赛的第74分钟终于都做到了。

策动这次攻势的球员又是巴巴亚罗,他的大力手抛球被卡努顶进禁区,阿莫卡奇用最快的速度奔向无人控制的皮球,然后用右脚把球吊过陷入困境的卡巴列罗,皮球应声破网。双方似乎又要鏖战到加时。

虽然威尔逊-奥鲁马在bkx赛事只能替补上阵,但这位南锡球员的实力不菲,传中的视觉吊钻。随着比赛踢了90分钟后,他在阿根廷的右翼获得一个任意球,试图要找自己的队友接应。他的这个传中踢得不好,但亦不碍事。伊曼纽尔-阿穆尼克在禁区里无人看管,并在有越位嫌疑的情况下把球扫进球门下角。阿根廷球员向裁判作出强烈的抗议,但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边裁彼得-凯利毫不动摇,进球有效。

在终场哨音响起后,整个非洲的形象都变得高耸起来。球员、球迷及教练都手持尼日利亚国旗冲进赛场,约瑟夫走遍整个赛场,向观众送上飞吻。落败的阿根廷球员步履维艰地退场,而尼日利亚球员却喜气洋洋地载歌载舞。在这支英雄林立的球队里,卡努是他们的队魂,他高举双臂静止在那里,身影被极度兴奋的队友淹没。

“我不想在这一刻提及这场比赛的裁判。”帕萨雷拉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说道:“现在要说实在是为早尚早。”奥特加就没有那么大度了,他抱怨称“他们的第三个进球是越位”。阿亚拉在多年后谈到这场决赛时承认“那支尼日利亚是他们史上最强”。

不过,尼日利亚在那一刻恍如已经是世上最厉害的球队。在国内,人们从家里走到街上,涌进重新开门经营的小餐馆,一家大小都围在邻居的电视四周,泪水流在他们的脸上。发电机不堪负荷,酒吧的酒水供不应求。球迷冲进电视台,把庆祝的场面直播出去。一些人甚至光着膀子疯狂庆祝,尼日利亚的夺金壮举令整个非洲都要举杯祝贺。

“我们整个晚上都在交谈、跳舞及唱歌……我们无法入睡。”约瑟夫在《卫报》的一次采访里惊叹道。在这个遭到残酷统治和压制、种族撕裂严重的国家,人们都联群结队庆祝这个时刻,不论是伊博人还是约鲁巴人、还是基督徒、穷人还是富人,他们都在享受着。邦弗雷雷在赛后坦承道:“我回来执教是因为球员的请求,我相信这些球员。”

即使是巴西及阿根廷把他们迫上绝境及他们的政府不让他们发挥天赋的才能,球员们也还是很信任自己。穿透黑暗及痛苦,尼日利亚国家足球队带来了希望和喜悦。约翰-奥比-米克尔在那个晚上留在学校懵懵懂懂地观看了这场比赛,他忆述自己是在这一天开始决定认真看待足球。

戴上金牌的球员回到拉各斯后受到英雄式的欢迎,各种礼物落在他们的身上,包括奢华的住宅及园地及在赛事之前难以落实的奖金,但这些都微不足道。就像他们的同胞希奥玛-阿朱尼瓦在同一天赢得女子跳远冠军,他们都在奥运及非洲历史上留名。也许卡努说得最好:“阿根廷是很强,但尼日利亚才是金牌得主。”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