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挑战埃尔多安的“土耳其甘地”

74岁的土耳其政治家凯末尔·克勒奇达尔奥卢的办公桌上一直立着一幅装裱起来的报纸卡通画。画中的他脚踩凉鞋,身挂披肩,酷似印度国父“圣雄甘地”,正径直走向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

“正义!”画中的克勒奇达尔奥卢大声呼喊着。对面埃尔多安的身形在漫画家笔下变得矮小,一脸惊恐。

在土耳其媒体上绰号“甘地凯末尔”的克勒奇达尔奥卢2017年曾率领上万名支持者从土耳其首都安卡拉一路至伊斯坦布尔,这幅漫画描述的正是这场充满戏剧性的政治活动。2016年7月未遂政变后,埃尔多安采取行动限制政治对手,逮捕了一批记者、活动人士及反对派议员,其中也包括克勒奇达尔奥卢领导的土耳其最大反对党共和人民党(CHP)成员。

六年后,克勒奇达尔奥卢再次站出来挑战埃尔多安。在此次选举中,作为议会第二大党的CHP联合另外5个反对党组成“民族联盟”,克勒奇达尔奥卢被推举为该阵营的总统候选人。

“我们将会通过民主手段结束现在这个压迫性的政府。”在大选前接受美国《时代》周刊采访时,克勒奇达尔奥卢乐观地说道。他坐在现代土耳其“国父”、CHP创始人穆斯塔法·凯末尔(土耳其人称为“阿塔图尔克”)的红黑剪影海报前重复叙述着那段历史,“他在一个世纪前创立了土耳其共和国,将它变成了一个现代、世俗的国家。”

克勒奇达尔奥卢的目标是让土耳其回归“阿塔图尔克的时代”,扭转埃尔多安主导土耳其政坛20年来的社会保守化趋势、每况愈下的经济和激进主义的外交政策,让土耳其“再次成为文明世界的一部分”。

想要挑战从伊斯坦布尔贫民窟走出的总统埃尔多安并非易事,然而,这次胜利的天平似乎开始向克勒奇达尔奥卢倾斜。

选前民调显示,克勒奇达尔奥卢与埃尔多安的支持率接近。而5月11日,一名小党派候选人的突然退出则重塑了未来几日的竞争格局,克勒奇达尔奥卢开始获得领先优势。据土耳其阿纳多卢通讯社5月15日报道,根据对99.38%选票的统计结果,在3名候选人中,埃尔多安赢得49.42%的选票,克勒奇达尔奥卢赢得44.95%的选票,这意味着两人都未得到过半选票,土耳其选举委员会主席表示,两名候选人将进入于本月28日举行的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

在此次总统竞选前,克勒奇达尔奥卢在国际舞台上鲜为人知,但事实上他一直活跃在土耳其政坛,多年来积累了坚实的群众基础与信誉。

克勒奇达尔奥卢出生于1948年,在安卡拉大学学习经济学。毕业后,他曾在土耳其的金融机构担任公务员多年,在担任最高社会保障机构主任期间,他以大力反腐而闻名。在土耳其议会任职七年后,他参与伊斯坦布尔市市长竞选,尽管结果并不理想,却为他赢得了赞誉。

在担任CHP领导人的13年里,克勒奇达尔奥卢在党内领导了一场悄无声息的革命——他试图通过在斋月期间参加开斋晚宴等姿态与主义者和解,并一改凯末尔主义在推进世俗化方面的强硬作派。

与“圣雄甘地”的相似之处以及同样轻声细语的举止为克勒奇达尔奥卢赢得了“土耳其甘地”的绰号。2014 年,他正准备向CHP议员发表演讲,却突然被一名来访者打了两拳。尽管脸颊和眼睛受伤,他还是呼吁同事们保持冷静。“通往民主的道路充满了障碍。”他平静地说道。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援引CHP党内人物称,每当有人进入房间,克勒奇达尔奥卢都会站起来握手以示礼貌,他从不和坐在办公桌后面的人说话,从不打断任何人。“他会锁定目标,以令人难以置信的平静坚持下去,到最后你会被说服。”克勒奇达尔奥卢的前党内同事梅尔达·奥努尔说道,“当他认为这是正确的事情时,就会非常果断。”

克勒奇达尔奥卢的知识分子风格与埃尔多安华丽的强人领导风格形成了鲜明对比。“无论是在个性还是政治方面,他都是埃尔多安的绝对对立面,”法国《世界报》记者马克·塞莫对法国24电视台表示。

“克勒奇达尔奥卢经常因缺乏魅力而受到批评。”法国国际与战略事务研究所副所长迪迪埃·比利安认为,“是的,他没有埃尔多安的魅力——但这在这次竞选中并不是真正的问题,因为多年来埃尔多安在土耳其一直是一个两极分化的人物。在这种情况下,很大一部分选民希望事情平静下来。”

民意调查显示,在埃尔多安把控方向盘20年之后,土耳其成了一个高度两极分化的国家。连续几年仍未走出的经济危机,以及2月地震后带来的巨大社会和经济后果,也可能将埃尔多安置于更加不利的地位。

克勒奇达尔奥卢出生在土耳其东部通塞利省的一个阿拉维派家庭。他的父亲曾因上世纪30年代库尔德人反对土耳其政府突厥化政策的叛乱而流亡。从政后的克勒奇达尔奥卢也打破了土耳其政治的禁忌,公开了自己的宗教身份,在一段视频中宣称“我是阿拉维派”。

阿拉维派是土耳其最大的宗教少数派,传统观点认为该派仍属于教范畴,现代观点则认为该宗教和文化内涵已超越教,属于混合型宗教文化。阿拉维派不会和一样每天祈祷五次,也不会去麦加朝圣,不守斋月,也不禁酒。也因此,该派在土耳其国内长期受到迫害与歧视,并且多次成为大屠杀的受害者。

不过,在1978年针对阿拉维人大屠杀的幸存者哈桑·侯赛因·德吉尔曼奇眼中,克勒奇达尔奥卢将坚持对道德和正义的信念。他对法国24电视台表示,“土耳其还有其他少数民族:库尔德人、叙利亚人、雅兹迪人……而克勒奇达尔奥卢不会指责任何人。”

CHP目前为中左翼党派,是土耳其历史最悠久的政党,曾教条式地依附于凯末尔主义的“正统”。正是由于克勒奇达尔奥卢包容的性格,在他担任CHP领导人的13年里,CHP开始弥合民族、宗教和意识形态的差异。

通过接纳少数群体,CHP淡化了党内的世俗主义和民族主义,扩大了在数百万作为埃尔多安基本盘的保守派选民中的吸引力,并成功与右翼政党结成联盟。即便曾遭受过库尔德人的袭击,但克勒奇达尔奥卢仍不计前嫌与宗教人物甚至库尔德活动人士联系合作——向土耳其社会证明CHP已经改变。

最引人注意的是,克勒奇达尔奥卢还改变了CHP在女性头巾上的立场,这是土耳其政治中的“图腾”问题。上世纪20年代,凯末尔主义下的土耳其强制推行世俗化,不鼓励女性佩戴头巾,后续继任者逐渐在公共机构中引入明确的禁令,而埃尔多安则分几个阶段取消了这一禁令。“CHP曾经犯过错误,现在需要修正。”克勒奇达尔奥卢表示,他还曾支持宪法修正案,维护妇女佩戴头巾的权利。

“我从未从他口中听到过一句仇恨的话。他可能会对某人生气,但会保持冷静,然后轻易地原谅那个人。”与克勒奇达尔奥卢亲近的党内同事奥坎·科努拉普对媒体说道,“这就是他与过去强烈反对他的政客的合作方式。”

甘地般平和的态度让他得以团结一切曾经顽固的反对力量,从民族主义者到库尔德人都站在了他的身后,除了反对埃尔多安,他们几乎没有共同点——尽管一些人仍质疑克勒奇达尔奥卢的“克里斯马”(魅力)不足以击败埃尔多安。

当六个反对党3月决定选择克勒奇达尔奥卢作为候选人时,走民族主义路线的好党(İYİ Parti)退出了反对派联盟,因为当时CHP的其他两名成员——伊斯坦布尔市长伊马姆奥卢和安卡拉市长曼苏尔·亚瓦什的民调成绩更好。此前被看好能够挑战埃尔多安的伊马姆奥卢彼时正被政敌攻击,他身受腐败指控,若法院进一步裁决支持这些指控,他将无法担任任何公职。克勒奇达尔奥卢最终同意,若当选,则任命伊马姆奥卢和亚瓦什担任副总统,此后好党又回到阵营。

克勒奇达尔奥卢不仅没有排挤伊马姆奥卢,反而试图借助他的“明星市长”效应。5月,在伊斯坦布尔北郊小镇恰塔尔卡举行的联合集会上,克勒奇达尔奥卢微笑地看着伊马姆奥卢在人群中暖场。克勒奇达尔奥卢多次借用伊马姆奥卢的口号“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这是伊马姆奥卢2021年参加伊斯坦布尔市长竞选时的口号,当时他出人意料地击败了埃尔多安支持的候选人。

“我们的餐桌是和平餐桌。”克勒奇达尔奥卢在竞选活动上温和地说道,“我们唯一的目标是让这个国家走向繁荣、和平与欢乐的日子。”

在2017年的“正义”期间,克勒奇达尔奥卢打响了自己的成名之战。他当时从安卡拉步行450公里到了伊斯坦布尔,抗议埃尔多安政府监禁一名因向反对派媒体提供信息的CHP议员。

这场后不久,克勒奇达尔奥卢在《》撰文写道,他“与所有土耳其人同行”,“我们为一个能够昂起头走路、毫无畏惧思考的土耳其而行走。”

据《》2016年的一篇报道,自2014年1月以来,土耳其有845起涉及侮辱总统的刑事案件,最高可判处四年徒刑。这个数字量化了打击日益增长的趋势,当时有批评人士警告称,埃尔多安正变得越来越像是奥斯曼帝国的“苏丹”。2017年的修宪公投后,土耳其的政体由议会制改为总统制。在此之后,埃尔多安权力进一步巩固,对反对派政客和媒体的打击也屡见不鲜。

克勒奇达尔奥卢认为,年轻人想要民主,“他们不希望警察因为他们发了推文而一大早来到自己家门口”。他承诺要扭转这一局面,恢复法院的独立性,将权力交还给议会,并废除关于侮辱总统的法律。“如果我成为总统,你将可以自由地批评我。”他在推特上发布的视频中说道。

“我们想成为文明世界的一部分。”克勒奇达尔奥卢在竞选活动时表示,“我们想要媒体自由和完全的司法独立。埃尔多安不这么想。我们和埃尔多安之间的区别就是黑白之间的区别。”

除了承诺对人权和法治的更大尊重,克勒奇达尔奥卢还以包容的语气试图吸引对“埃尔多安经济学”感到失望的选民。近几年,土耳其一直经历着经济危机。由于通货膨胀率居高不下,货币大幅贬值,土耳其社会各阶层都感受到了生活成本的飙升。每况愈下的经济是埃尔多安开始失去支持的原因之一,选民期待经济局面能迅速改善,但对于反对派来说,解决土耳其经济的结构性难题也是极其困难的任务。

克勒奇达尔奥卢一直是埃尔多安经济政策的反对者,他认为埃尔多安奉行的与西方主流经济学相悖的降息抑制通胀的手段导致了目前的经济危机。去年4月,为了抗议电价飙升,克勒奇达尔奥卢拒绝支付电费。“这是我争取自己权利的斗争。”他宣称,“在埃尔多安的任期内,富人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穷。”

目前,克勒奇达尔奥卢已经宣布了一些当选后的经济计划,他承诺取消学生贷款利息。此外,他还表示,一旦CHP掌权,他将推行减税。“我们上台后再买车,现在不要买!我们上台后,将削减特殊消费税。”他向支持者承诺。

克勒奇达尔奥卢还认为,恢复国家经济机构的信誉至关重要。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克勒奇达尔奥卢最近会见了来自英国和美国的投资者。他表示,“土耳其的公共机构将以各种方式确保投资者的安全。”他还承诺,若他上台,土耳其政府将寻求在五年内吸引300亿美元外国资本,扭转投资的大量外流。

在外交政策方面,克勒奇达尔奥卢似乎希望一改埃尔多安时期的激进风格。他承诺让土耳其重新回到加入欧盟的轨道上,还将遵守欧洲人权法院的裁决,并放弃对瑞典加入北约的反对。然而,分析人士认为,那些希望与土耳其迎来蜜月期的西方国家依然会感到失望。虽然克勒奇达尔奥卢支持自由与民主的价值,但他仍然是一个热心的民族主义者,在真正的国家利益问题面前不会屈服。

当被问及他打算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建立什么样的关系时,克勒奇达尔奥卢表示,“我们将在土耳其利益要求的框架内制定一项政策,我们认为目前奉行的外交政策不利于土耳其。”他的高级外交顾问最近则对媒体称,克勒奇达尔奥卢仍将对促进俄乌之间的谈判持开放态度,但他还是会“提醒俄罗斯,土耳其是北约成员”。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