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日报

而对于外界的种种评价,高美斯却说自己并不是那个为了捐赠中国文物“倾家荡产”的“洋雷锋”。他说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做着应该做的事情的普通人。

圆明园兽首海外拍卖事件让很多中国人记住了高美斯这个名字。是他以“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主席的身份,在最后一刻向法院申请了禁拍令。在中国,电视、报纸、网站,不同的媒体都在说着这个法国文物专家的故事。

几经沟通,终于敲定了采访时间。电话那端,他的声音显得有几分疲惫。“在法国,很多人都在指责我,我要面对很多对我的质疑。现在,我每天会接受很多采访,来自世界各地的,圆明园兽首拍卖这件事让我的生活改变了很多。”

对高美斯最初的质疑来自法院开庭审理前。当时有媒体称,他向法院提出要求是受中国政府的委托。高美斯立刻发表声明,称其协会的行为和中国政府没有任何关系。庭审开始后,佳士得公司和贝尔热的律师先是从协会地址变动多次来质疑协会的有效存在,然后又对高美斯进行人身攻击,认为他是在“作秀”。

“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是一个注册的非营利性组织,在政府的公告上是可以查到的。无论是名称、性质还是地址都记录在案,他们所说的律师信函送不到是不符合事实的。另外,我从一开始就表示自己这么做的意图是要引起法国民众的关注,因为很多法国人根本不了解两尊兽首的来历,不知道它们是1860年在战争中被掠夺走的。”

庭审时高美斯还在西班牙,当时出庭的是律师任晓红和沙叶赫。当兽首拍卖开始时,高美斯回到了法国,他真切地感受到更多来自各方的指责。

高美斯说,兽首被拍卖后,他被邀请去参加法国某电视台关于此事件的谈话节目。当时来了很多嘉宾,几乎所有人都指责他,让他感觉遭受到了很不公正的待遇。有人说,那些文物是合法购买的,他的做法没有道理;有人说,如果都这样追讨的话,法国和世界上的很多博物馆就都会变得空荡荡的。

高美斯说,“他们这样对待我,可能是害怕,害怕人们再提起文物流失的问题。”

高美斯是亚洲文物专家,也是一名拍卖专家。因为工作关系,他经常参观博物馆、出席古董展览和公开拍卖会。对中国文化情有独钟的他,格外关注来自中国的古董和艺术品。让他觉得刺眼的是,一些国宝级的中国文物出现在欧洲的文物市场,有些来源不清,有些甚至就是被盗的出土文物。

“我注意到这个现象已经有好多年了。一次去看一个古董展,在展厅中摆着一个中国的铜车,应该是汉代的,长有1.8米到2米,估价至少在1000万欧元左右。在一次巴黎古董双年展上,我看到了内蒙古一个辽代古墓的出土文物,觉得很吃惊,忙问工作人员是不是搞错了,对方却表示不清楚。”

最让高美斯吃惊的是,部分来路不明的中国文物最后却以企业“捐赠”的身份,正大光明地走进了法国的博物馆里。后来他才了解到,一些法国古董商直接或者从其他国家商人手中购买中国的出土文物,然后再把它们卖给法国的大企业家。这些企业家往往并不知道文物的真实来历,又把它们捐献给博物馆。

在法国,很多博物馆都公开接受企业的捐赠,对于捐赠方来说,不但可以获得减免税务的优惠,还能获得好的社会声誉。“这就像洗钱一样,一些古董商通过这种方式把走私的文物变成了合理的藏品,从中获取高额利润。这个可以说是法国古董界的潜规则吧,很多人都知道,但是没人愿意说出来。”

高美斯想做点什么,向这个“潜规则”说不。“我去过很多次中国,和那里的考古学家一起考察,知道他们的考古工作有多辛苦,也知道那些文物对中国意味着什么,这种盗卖文物的行为是我不能容忍的。”

2004年,高美斯成立了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希望有更多人来关注中国文物流失海外的现象。

高美斯对“潜规则”的第一次挑战是2006年。当高美斯起诉法国一家著名博物馆收藏中国被盗的出土文物时,在法国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巴黎的集美博物馆是世界最著名的亚洲艺术博物馆之一,在这家知名的博物馆里,展示着一批中国甘肃省出土的文物,是造型精美的金箔制品。

集美博物馆在法文介绍中称,这是战国时期秦墓的装饰品,由两位收藏家捐赠,而在展品的中文介绍时,则清楚标着“甘肃省礼县出土”的字样。

和中国考古界有着密切联系的高美斯,多年来一直受委托关注流失海外的中国出土文物。他听说过礼县秦公墓被盗的事情,看到这些金箔展品后,觉得很可疑,就和甘肃省方面联系。

在确定博物馆收藏的就是礼县在上世纪90年代被盗出土流失的文物后,他就以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的名义提出了诉状,要求集美无偿归还这批流失文物。这一行动得到了时任中国文化部副部长郑欣淼和陕西省政府的支持。

集美是大名鼎鼎的博物馆,向集美捐赠文物的两个人也都是法国的社会名人,和政界高层关系密切,其中一人还是收藏界的“大腕”。高美斯不过是一名普通的文物鉴定家,却发出“挑战”,这引起了很多法国媒体的关注。有媒体认为,这可能会揭开买卖中国文物市场更多的“内幕”。

“我当时遇到了一些有正义感的法国记者,他们坚持独立调查的精神,客观报道这个事件。我还有幸遇到了一个正直的法官,敢于审理我的诉讼。不过很可惜,后来这个法官被调走了。”法官的变动,再加上捐赠者坚持文物是“合法”地从外国商人手里买入,这件诉讼最后不了了之。

高美斯说,自从他向“潜规则”挑战后,就碰到了各种各样的麻烦。“我遭受了非常大的压力,最后不得不离开法国,到西班牙去生活。”

在通过法律手段帮助追讨中国流失文物时,高美斯也在尝试着用另外一种方式帮助中国文物回家。

2006年,在一次拍卖中,高美斯偶然看到了一座青铜古鼎。古鼎是圆形的素面盖鼎,高17.5厘米,两耳间宽24.5厘米,整体呈墨绿色,鼎上刻有50多个铭文。高美斯当时就猜测,那应该是一件中国出土的国宝级文物。

后来经考证,这件古鼎铸于战国晚期的韩国,距今约2300年。秦始皇在灭韩并统一中国后,把它带回咸阳,后来又由汉王室所有,藏于汉皇宫“临晋宫”。这尊铜鼎估计是清末至民国初在陕西出土的,之后辗转流落到了法国,成为贵族家的收藏品。

有了购买古鼎送还中国的想法后,高美斯联系了在西安的朋友黄新兰女士。黄新兰是当地某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一直热心公益事业,愿意和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一起,寻回流失海外的文物。

当年4月,高美斯和黄新兰向陕西省文物局捐赠了从法国购买的青铜古鼎,由西安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收藏。在外漂泊多年后,古鼎终于回到了故里。

据说在古董界有不成文的规矩,古鼎上的铭文越多,价格就会随之提高。高美斯和黄新兰捐赠的古鼎不但年代久远,还有50多个铭文,外界估计价值不菲。

当时有报道称,高美斯为了购买这件“国宝”,不惜倾家荡产,卖掉自己的房产。“没有这回事,绝对没有卖房子这件事。我确实和黄女士一起出资购买了青铜鼎,每人出资50%。但我不想说自己到底掏了多少钱出来,因为这是一件送给中国朋友的礼物。”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